[银八]的全部小说

攻略白月光 攻略白月光
作者:银八
简介:
    【新文《食色甜也》正在连载中,求收藏呀】 * 为了攻略下男神季景山,席悦收起自己满身的泼辣蛮横、刁蛮任性。 她笑不露齿,斯文乖巧,完全按着季景山喜欢的模板伪装小白兔。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追到男神后不久的某天,闺蜜们夺命连环call:“快出来庆祝!姐妹们给你抬来了两箱82年的红酒!还是老地方不见不散!” 想着季景山这个时间点应该要睡了,席悦在手机里对他道了晚安,转个屁股换上齐屁小短裤去聚会。 Pub里灯红柳绿,席悦捧着酒杯微醺傻笑,突然一只大掌扶上她的细腰。 席悦二话不说拿着酒杯就打算往人脑袋上砸:“不
豪门娃娃亲的正确方式 豪门娃娃亲的正确方式
作者:银八
简介:
    [每天0点日更][本文又名《炽热撩动》][追妻火葬场] 【文艺版文案】: 周黎两家曾是世交。 年幼时,小小的黎果抱着周淅陆的手臂,奶声奶气喊着:“周哥哥,你长大娶我吧!我要当你的皇后!我要给你生孩子!” 带着奶香味的小丫头缠人又磨人,让周淅陆好一阵头疼。 于是长辈促成这段娃娃亲。    多年过去以后,黎家破产。 黎果将娃娃亲忘得一干二净,甚至还问周淅陆:“你是谁呀?” 周淅陆眯了眯眼,慢条斯理地将手上的烟熄灭揉碎,一脸的冷漠疏离难掩贵气,淡淡开口:“你的周哥哥。” 黎果:“?”这位大叔,土味情话别乱说好伐? 【沙雕版文案】: 被霉运缠身的黎果一觉睡醒接到了一通电话:   “黎果,和我契约结婚三年,年薪一千万,离婚后可得3亿,这笔买卖你做吗?” 黎果: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 一夜暴富的机会终于来了!    传闻周淅陆是个地中海,肥头大耳。但家大业大,是妥妥的名流豪门。 签下合约之后,黎果总算是见到了那位周淅陆,居然是他—— 周淅陆微微笑着:“真巧,以后请多多指教。” 黎果:“等等!我的同居室友怎么是豪门?” #我和自己的偶像结婚了却还被蒙在鼓里?摔!# #我心心念念,你却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你没有心!# * 小剧场: 婚后的黎果正式过起了豪门太太的生活。 穿高定,坐豪车,没事跑去巴黎看秀,日子过得美滋滋。 转念三年期限将至,黎果等着送到手中的3个亿。 却不料,周淅陆表示:“周太太,要不要考虑再续约?” 黎果:“条件?” 周淅陆:“一辈子,我的所有身家。” ———— 接档文《有钱人终成眷属》求收 席艾和周新霁交往一年,是个人人称赞的好女友。 不想,周家因嫌弃席艾是“农村”出身,找上门甩来一张支票:“离开我儿子,这里是一百万。” 席艾拿起支票看了眼:“要不您考虑在后面多加一个零?” 没想到对方还真的干脆豪爽不废话。 于是席艾拿着这张一千万的支票潇潇洒洒离去,不留下一片云彩。 不久后。 席艾带着公司上市,在媒体面前一度咽哽:“感谢当初支持我的那位好心人,是您的一千万让我走到了今天……” 台下。 周新霁一身手工剪裁西装笔挺,站在一众保镖身后慵懒地鼓了鼓掌,一脸耐人寻味。 发布会结束,席艾踩着高跟鞋缓缓下台。 没走几步,周新霁一把将她拦腰扛起:“席氏集团的宝贝千金,你是不是忘了感谢我?”
有钱人终成眷属 有钱人终成眷属
作者:银八
简介:
    每天21点更新/接档文《你高攀不起哦》 苏眷和席新霁交往一年,是个无可挑剔的好女友。 不想,席家因嫌弃苏眷是“农村”出身,找上门甩来一张支票:“离开我儿子,这里是一百万。” 苏眷拿起支票看了眼:“要不您考虑在后面多加一个零?” 没想到对方还真的干脆豪爽不废话。 于是苏眷拿着这张一千万的支票潇潇洒洒离去,不留下一片云彩。 不久后。 苏眷带着公司上市,在媒体面前一度咽哽:“感谢当初支持我的那位好心人,是您的一千万让我走到了今天……” 台下。 席新霁一身手工剪裁西装笔挺,站在一众保镖身后慵懒地鼓了鼓掌,一脸耐人寻味。 发布会结束,苏眷踩着高跟鞋缓缓下台。 没走几步,席新霁一把将她拦腰扛起:“周氏集团的宝贝千金,你是不是忘了感谢我?” — 苏眷在大学的时候迷恋上席新霁,将他视为自己的男神。 交往一年,终于明白自己怎么学都不过是另外一个人的翻版。 醒悟过来,苏眷走得不声不响,潇洒利落。  殊不知,一向沉默矜贵的席新霁疯了。 没有人比席新霁更清楚,苏眷是他命中的一抹光,是她带他走出暗淡的人生。 他发了疯地找她,掘地三尺。 “苏小姐这翻脸不认人的把戏可真是有趣。” ——来自被吃干抹净还被始乱终弃的霸道总裁席新霁。 “雪崩之前,每一片雪花都在勇闯天涯。” ——来自你不爱我老娘恕不奉陪的财团大佬之女苏眷。 PS:sc,1v1,无白月光,自认为是本甜文。 [财团千金X钢铁直男][追妻火葬场] *2019-08-26截 接档文《你高攀不起哦》求收 辛陵在做于荣轩的契约女友时,尽职尽责,随叫随到,十全十美。 这让“男友”十分有光,在狐朋狗友面前从不将她放在眼里。 转眼,契约期限一到,辛陵拿着酬劳走得潇潇洒洒,头也不回。 有人问起于荣轩那个乖女友呢? 他一脸无所谓道:“不过是个女人而已,大少爷随随便便就能找一个。” 可他却再也找不到了。 某个瓢泼大雨的夜里,于荣轩淋湿了一身,红着眼敲开辛陵家的房门。 不料,开门的却是自己的死对头周焯燃。 周焯燃穿着浴袍,单手拿着毛巾擦拭潮润的发,脖颈上还有一抹红。 他慵懒倚靠在门框上,一脸似笑非笑道:“你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