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520小说网 > 听说,将军又要守寡了? > 第 80 章 黑巫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520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霍忍连连后退了几步在稳住脚,嘴边涌出了鲜血,江楚杭手持折扇,神色淡淡的看着他,霍忍眼神一闪,抽出剑便攻了过去。

  曹玗希想要去帮忙,一计鞭子袭来,曹玗希偏身躲过,楚柔手握长鞭,姿态婀娜,“这位姐姐,你的对手是我。”

  “别胡乱攀亲,你不配。”说着,曹玗希便飞剑而去与楚柔缠斗起来。

  江楚杭下手凌厉果决,丝毫不给霍忍喘息的机会,他翻身而至,一掌打在了霍忍的后背,直接让对方吐出了一口鲜血。

  混战持续了半个时辰,当天夜里,宁远侯府外便多了两具尸体,打更路过的更夫吓的惊叫不已,惊扰了正与爱妾翻云覆雨的宁远侯赵风。

  赵风草草的披上衣衫来到府外,看到地上的两具尸体,当他看清楚尸体的面容,一股怒火由心底直窜而上,霍忍和楚柔怎么会死了呢。

  这可是他手中最为厉害的两员大将,武功都是一顶一的好,怎么会这么不明不白的惨死了呢。

  他翻身上马带着人直奔枫天阁而去,等他赶到时,整个枫天阁的老巢早已淹没在一片火海之中。

  随后的几日时间,遍布大周的枫天阁据点都遭到了突袭,三皇子周泽明辛苦创立的枫天阁就此淹没,毫无踪迹。

  某日清晨,从睡梦中醒来的周泽明,刚睁开眼便看到了挂在床头的冷策的尸体,他一阵惊惧过后,径直昏了过去。

  太医随后入府,经过检查,三皇子受惊过度,精神有些失常了,自此,三皇子便在府上疯疯癫癫,整日说着有人要害他。

  而做了这一切的两个人,正坐在孟府的院子里下着棋,萧莫从外走进,“那日出现的南疆人是赵鹤寻来的,是南疆黑巫族。”

  曹玗希闻言落了一子,“当年,我们在寻芳阁买下红火莲那次,看到赵鹤带着一行人进入寻芳阁,那时你与我说,那些人不是大周人,恐怕那个时候赵鹤便与南疆有联系了。”

  江楚杭闻言微微点头,“给南疆圣子递拜帖,过几日便是诸国来周的日子,请圣子务必前来。”

  “是。”

  “依你看三皇子是真疯还是假疯。”曹玗希捏着棋子问道。

  “是不是真疯,他都必须疯,既然疯了,那他这辈子都别想在正常了。”江楚杭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打算怎么处置木兰如月,在扣下去,只怕北屿国该找皇上要说法了。”曹玗希淡淡的说到。

  “不着急,等北屿国太子来了再说。”

  “你与这太子也熟识?”曹玗希好笑的问道。

  江楚杭微微摇头,“现在是不熟,但往后就会很相熟了。”

  三皇子的突然疯魔,显然不在孙太后的预料之内,可陆陆续续听了周泽明背着她干的这些事,孙太后就恨不得杀了他。

  “孟家,哀家都不敢对孟家下手,他倒是活腻歪了。”孙太后说着,抬手捏了捏眉心。

  几年前孟安晴身死,宁远侯派出人马奔赴江南暗杀孟振海,可派出去的人全部身死,她就知道,孟家不可轻易触碰。

  “三皇子不中用,四皇子呢,入京这么久怎么也不见他来向哀家请安,是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吗?”孙太后气恼的说道。

  “太后息怒。”

  “奴才听说,四皇子自入京后便身体不适,如今正在府里静养,皇上也免了他每日的问安。”

  孙太后闻言闭了闭眼,“传话给宁远侯,此番枫天阁之事事有蹊跷,让他提高警惕,这次诸国来周,让他做好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四皇子府

  周泽山提笔落下个“忍”字,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写的最多的字,这几日他不断地想着这几日发生的事,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三皇子莫名其妙的疯魔了,他派去的人打探了一圈竟然半点消息都没得到,是他手底下的人办事不利,还是京城里的消息被隔断了。

  若是第一种倒也简单,可若是第二种,那会是谁有这般通天的本事,竟然能够将京内防卫的如铜墙铁壁一般。

  “主子,凤栖国特使入京了。”

  周泽山闻言眉头微动,这几年他最头疼的事便是凤栖国里那个傻女人,当年竟然给自己下了药,还怀了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是还需要对方做退路,周泽山早就恨不得杀了那个女人和那个孽种。

  “找人看好他们,有任何的异动,立刻回禀。”

  “是。”

  这是他回朝以后第一次参加诸国来周的宴会,如今朝堂之上只剩下了他和太子,他倒是很想看看,他那个自诩世家贵族皇族长子的大哥,这么多年有多少长进。

  孟氏茶馆

  江楚杭变了装和曹玗希一同上了楼,一进门便遇到了一个身穿黑袍,看起来瘦瘦小小的男子,那人见到江楚杭抬手摘了帽子。

  “林统领,好久不见。”

  “阿克兰,许久不见。”

  阿克兰闻言笑了笑,“虽然许久未见,可我却时常听到林统领的消息。”

  江楚杭微微一想便知道是谁说的了,“宋瑶最近可好?”

  “宋姑娘很好,只是南疆的监察司还需要宋姑娘操持,此番便无法一同前来了。”阿克兰说道。

  “我此番找你,是为了南疆的黑巫族。”

  听到“黑巫族”阿克兰眉头微皱,“这黑巫族原本是我们南疆第二大部族,不过他们多修行邪术,因而寿命不长,这些年也逐渐没落。”

  “既然已经走向没落,那你有没有兴趣将他们彻底消除。”江楚杭问道。

  阿克兰一愣,随即抿了抿唇,半晌才开口,“我若答应你,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你说。”

  “你能将宋瑶许配给我吗?”

  阿克兰的话让一旁的曹玗希一愣,江楚杭的手指在杯沿划过,“我只能答应你,你与她的事我绝不插手。”

  “有你这句话便好。”说着,阿克兰便起了身。

  他抬步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有些犹豫的开口,“林统领,黑巫蛊乃是南疆至毒之物,身中此蛊还能行如常人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不知,林统领可否给我解惑?”阿克兰疑惑地开口,他自小在南疆长大,是南疆极负盛名的圣子。

  所以,当他看到江楚杭第一眼便发现了他身中黑巫蛊的事,只是看对方谈吐举止没有任何异样,他便十分好奇。

  江楚杭的手微微一顿,“这是我的私事。”

  阿克兰愣了一瞬,“抱歉,告辞。”

  随着阿克兰的离去,屋子里便陷入了沉默,曹玗希拿起茶壶给江楚杭添了杯茶,江楚杭偏头看了看她,“你早就知道了。”

  曹玗希手一顿,眨了眨眼,“知道什么?”

  江楚杭伸手将曹玗希搂进了怀里,曹玗希静静的回抱着他,他不想让自己知道,自己就不问,即便知道了,也绝不说破。

  这仿佛就是他们两人间约定俗成的事,似乎只要这样,他们就会离那天越来越远。

  “对了,你跟这个圣子是怎么认识的。”曹玗希问道。

  “当年在南疆重整监察司的时候,我就发现南疆的监察司与南疆的圣子一直有联系。”

  “前几年南疆始终动荡,分裂成了好几块,圣子虽然有着南疆人的朝拜,可说到底他也是个普通人,他也需要有靠山。”

  “当年我师父赵岚便是看准了这一点,主动向南疆圣子提出了合作,也是从那时起监察司在南疆的活动始终是光明正大的。”

  “我接手之后,整改了南疆的监察司,安排了宋瑶掌管南疆监察司分站,她也是监察司里唯一的一个女子统帅。”

  “后来,南疆突发了一次动乱,宋瑶带领监察司扶持阿克兰上位,将动荡中的南疆彻底收复,自此,南疆的纷争才得到了平息。”

  听到这些,曹玗希对这个宋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如果有机会她倒是很想见见对方,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有这样的本事。

  “所以,这圣子就对宋瑶动心了?”曹玗希好奇的问道。

  “这件事宋瑶早就说过,只不过,这应该是阿克兰的一厢情愿。”江楚杭叹了口气说道。

  说到这里,萧莫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北屿国太子入京了,凤栖国的特使身边有四皇子安插的人马。”

  “呵,四皇子倒是知道害怕。”曹玗希眯着眼说道。

  “他能不害怕吗,毕竟这可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留下的破绽。”江楚杭说道。

  说着江楚杭起了身,从窗口向外望去,“既然北屿国已经入京,那便该让他知道,他们心心念念的公主,如今在何处。”

  当天夜里,北屿国驿站

  木兰淇巍有些烦躁的喝着手里的酒,木兰如月已经失踪一月有余了,至今毫无消息,他们本该跟大周朝讨要说法,可怪就怪在,木兰如月是刚到北屿国境内,下了船遭遇到了袭击,随即失踪了。

  这让他们如何讨要说法,只能四处探寻,可都没有结果,如今父皇命他到大周朝内寻找木兰如月的下落,他又能到哪里去找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