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520小说网 > 我开启了妖魔乱世 > 第97章:不讲武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520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神庙的大殿有前后十几丈大小。

  这里除了骨灰,还有幽魂。

  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老鼠幽魂。

  一直以来,许惑都是用白焰配合房日咒来辅助。

  这并不是因为白焰不强,而是因为白焰消耗太大。

  自己走的肉身一道,法力才堪堪九品。

  对于自己来说,利用白焰战斗,远不如留着法力施展化水和支离。

  这两个神通消耗比白焰少,在肉搏战中,更是近乎变态的能力。

  就如黄妖所说,自己就像是泥鳅。

  哪怕是面对比自己强的多的敌人,也不会惧怕。打不过,死是死不掉的。再不济一个土遁开溜,一般人也拦不住自己。

  况且,自己的那点儿法力,施展白焰也不会太多。

  万一烧不到人,那更是亏出血来。

  所以许惑之前的战斗中,从没有使用过白焰。

  但是阴都太守后,许惑明白了白焰的特性。

  它可以点燃幽魂。

  鬼,是白焰最纯粹的燃料。

  老鼠的魂魄,也是鬼。

  畜生道之魂灵其实和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此刻,自己就如站在一片汽油之中,持着火把。而且,这个火不伤自己。

  嘭!

  此刻,随着自己跳入其中,那叫蝉衣的小和尚也跳了下来。

  但是黄妖没下来。

  许惑也没有此刻施展白焰。

  机会,只有一次。

  要吃吃个饱,要杀连锅端!

  此刻,蝉衣一双眼睛盯着许惑,他手中双刀隐没在黑暗下,肉眼几乎无法察觉。

  阳光从殿门外洒落,在两人中间氤氲开一道暖金色的光柱。

  温热的骨灰在金色光柱中飞舞,折射在凌厉的刀尖。

  许惑身子微曲,让全身的肌肉都保持着紧张,随时都能爆发!

  面前的这个小和尚自己摸不准境界。

  但是从之前的交锋来看,他的力量虽然不如自己,却在青虚子之上。

  不是六品,便是七品中的天才。

  嘭!

  这一次,是许惑先动了起来!

  森罗刀瞬间撕开一道惨白的罡风,朝着蝉衣当头劈下!

  黄妖现在不下来,那么自己就逼它下来!

  而看着许惑骤然逼近,蝉衣却没有招架,而是瞬间矮身,左手刀锋挑向许惑的刀刃,右手则是朝着许惑身体划去!

  嘭!

  一股粘稠的力道在森罗刀上一挑,许惑身子瞬间失衡!

  哪怕是他反应极快,在半空中能调整的幅度也极其有限。

  噗呲

  刀刃入体,瞬间从将许惑从胸口到下阴斩过!

  蝉衣脚掌在地上一翻,行云流水般的在另侧站定。

  嘭!

  许惑也落地折身,身体正中如有波纹闪过。

  “的确滑溜。”

  蝉衣第一次开口。

  他看着许惑毫发无伤的身体,道:“但是,你能挡住几刀呢?”

  许惑没有回答。

  正如蝉衣所说,自己的化水面对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法力的消耗也不小。

  但是此刻,许惑的眼神却是微微眯起。

  不是六品。

  这个小和尚攻击的时候,没有绞动肌肉。

  也就是说,他是下境,他的肉体并没有经历过六品境的质变!

  这意味着,自己的攻击落在他的身上能造成足够的伤害。不会像之前对付黄妖一般,伤害不大。

  许惑听着蝉衣略带轻蔑的声音,笑了。

  他承认,在战斗技巧上,自己和他差了很多。

  自己终究是刚刚踏入异人之道,对面的这个小和尚,早都不知修行多久了。

  但是如果以为刚刚那一刀就是自己的实力……呵。

  嘭!

  许惑猛然在地上一踏!

  温热的骨灰瞬间炸开一团雾气!

  他的身影瞬间暴起,朝着蝉衣再次攻来!

  对面蝉衣拎刀而动,但是突然,他的耳朵一颤!

  猛然朝着左侧挥刀!

  嘭!

  一柄如寒霜般的飞剑,在那透明柳叶刀上撕开一道火光!

  “飞剑?”

  “答对了。”

  蝉衣正面,许惑已然逼近,毫无花哨的一刀斩落!

  嘭!

  这一次碰撞,蝉衣的脸色终于一变!

  好强的力量!

  确定蝉衣是下境后,许惑的攻击少了顾忌,直接凌厉了数倍!

  嘭嘭嘭嘭!!!

  整个大殿的坑洞之下,无数骨灰飞扬!

  鲜血,沿着蝉衣右手的虎口低落。

  许惑自知比技巧,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在第一次进攻之后,就没有一丝停歇,如狂风骤雨一般!

  若是正常对砍,蝉衣绝对能够轻易摆脱自己。

  但是此刻,孤山剑如白电,在蝉衣的周身疯狂穿刺,每一剑三万斤的力量,让他必须分出一只手应对!

  这个时候的蝉衣相当于一对二,却依然能够支撑!

  唯一的问题就是他的蛮力本身就不如许惑,此刻单手招架许惑莽夫一般的斩击,虎口有些开裂。

  此刻,大殿门前的黄妖站了起来。

  但是蝉衣却突然道:“不用出手。”

  “我自己来。”

  许惑眉头一皱,这个情况下,他还能如此气和的开口?

  下一刻,蝉衣的第二双眼睛睁开,右上的眼中白露两字散发着银芒。

  许惑眼神一凝,果然是妖吗?

  嘭!

  他单手一刀斩落,刀刃和蝉衣的柳叶刀死死咬在一起!

  两人都疯狂用力,咯吱咯吱的声音令人牙酸打颤。

  蝉衣咧嘴一笑,这个过程,他头也不回,却将孤山的攻击尽数接下。

  因为他手中的薄刀上,也睁开了一双眼睛。

  他的刀,是活的。

  不是孤山这种有灵性的“活”。

  而是字面上的意思他的刀,是活物。

  一股莫名的危机感,在许惑的心头浮现。

  不能再拖了!

  到现在为止,蝉衣一点神通都没有施展,单单凭肉身而已。

  说他不会秘术神通,谁信?

  看着蝉衣自信而阴冷的笑容,许惑也笑了。

  嘭!

  下一刻,蝉衣原本自信而淡然的眸子猛然瞪大。

  一股巨力瞬间砸在了自己的膝弯处!

  猝不及防之下,他整个人骤然失衡!

  一只手臂突兀的出现在蝉衣的脚下,狠狠砸中了他的小腿膝弯!

  土遁加支离。

  此刻,那手臂瞬间回到许惑的身上!

  许惑早有准备,他突然松手,任由森罗刀跌落,柳叶刀斩过自己的头颅!

  许惑面孔水纹波动间,双手死死抱住蝉衣因为骤然失衡而前探的脑袋。

  经脉中的气血疯狂涌入带脉,给双腿灌注恐怖的力量!

  下一刻,许惑的右膝猛然抬起,正中蝉衣的面门!

  噗呲!

  咔嚓

  刹那间,猩红四溅,浓稠的血浆瞬间在自己的大腿爆开!

  孤山剑在此刻如银龙摆尾,瞬间划过蝉衣的脖颈。

  “找死!”

  此刻,黄妖大惊,顾不得之前蝉衣的话,猛然跳入大殿!

  太快了!

  太急了!

  所有的动作,几乎都在瞬间完成!

  一如之前蝉衣那翩若惊鸿,划过许惑身体的一刀,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蝉衣便被一剑斩首!

  不同的是,他不会化水。

  嘭!

  蝉衣的无头尸体砸在地上,但是许惑却皱起眉头。

  那尸体,没有流血。

  他猛然拎起手中的头颅,却看到一个瓷器般的面孔布满裂痕,缓缓粉碎。

  而背后,黄妖的声音传来:“蝉……蝉衣大人!”

  许惑转过身来。

  他看到在黄妖面前,一只白皙的手掌拦在它巨大的身形之前。

  是蝉衣。

  他另一只手死死捂住面孔,鲜血疯狂的在他指缝间流淌,染红了他金色的衣袖。

  “很好……”

  “你很好。”

  蝉衣缓缓松开了手。

  一张血肉模糊,眼珠挂在面孔上,粉碎的不成样子的人脸,出现在了许惑眼前。

  “你是第一个,能逼我使出金蝉脱壳的下境。”

  蝉衣摸着自己的眼珠,塞进了眼眶,森然道:“我会用我最强的姿态,将你撕碎。”

  一股恐怖的气息,让旁边的黄妖都汗毛倒立。

  蝉衣的血肉下有肉瘤滚动。

  不过许惑却是看着都在坑中的两妖,呲笑道:“算了吧。”

  “下辈子有机会再说。”

  一点白焰升腾。

  然后炽亮如霞,瞬间,翻涌成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