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520小说网 > 梦境黎明 > 第八十六章 无用之人(其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520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站在沙地中仔细观察着彼列的动静,维基莉可握紧了长矛不敢抛出。

  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就连她也没办法保证一击命中。更何况他随时有可能拉近距离,如果不及时将长矛收回就会变成待宰的羔羊。

  这时候更不能跑到骆驼那边想办法逃走,它们就在河畔的树荫下,如果骆驼们遭到了什么袭击,他们就永远也不可能走出这片沙漠。

  焦急之际,德拉诺似乎听见了什么焚烧发出的脆响,侧眼一看,那只留在沙地上的手腕竟然在夕阳的照耀下逐渐变成了干枯的骨架。

  维基莉可也注意到了那诡异的一幕,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亚兹拉人身上,彼列的身份似乎有了些许的线索。但这一切也说明了他根本没有准备什么埋伏,而是故意拖延时间,等待着黑夜的来临!

  可一切已经太晚了,夕阳的最后一丝光晕也消失在了远方的地平线。彼列的身体缓缓动了起来,维基莉可立马提起长矛对准了他。

  “你是亚兹拉人,追到这里做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吗?”

  谁知彼列竟然有一丝困惑,他似乎并没有听说过“亚兹拉”是什么的东西。只见他抬起手指,对准了自己的脑袋,“只有我一个。我不知道什么亚兹拉人,只不过是一个无用之人……”

  话音刚落,彼列的身影消失在了面前,德拉诺感到身后传来一股强劲的气流,他连忙翻滚着避开了致命一击。

  “既然大家都已经熟悉了,那我也索性直说好了。我不想伤害各位,暂时也没那个必要。”

  彼列面无表情地说着,抬起手臂指向了维基莉可,“我只想要她,她的鲜血将我吸引到了此地。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将她托付给我吗?”

  德拉诺对眼前这个说话时而结巴时而清晰的男人充满了敌意。惧怕阳光,而且目标只有维基莉可,看来他无疑是站在亚兹拉那一方。

  “抱歉啊,在这一切结束前我哪里也不会去的。”维基莉可赶在德拉诺之前对彼列回复道。

  “是吗?真是遗憾呢……”彼列闭上了双眼,伸出手臂猛地向维基莉可袭来。

  她连忙闪身躲到了一边,衣袖被彼列的指尖撕开了一道口子。

  她赶紧从怀里掏出了在营地里准备好的血剂将其一饮而尽。猩红的光芒弥漫在维基莉可的四周,她咧开嘴角,将滚烫的长矛牢牢握紧。

  “要玩鬼捉人的游戏吗?我乐意奉陪……”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维基莉可的身躯忽然消失在了面前,空中刮起了滚烫的飓风。

  “荆棘鸟!”随着空中传来的一声怒吼,赤红色的闪电从天而降,贯穿了彼列的胸膛。

  长矛飞舞着回到了维基莉可的手中。她一次次将它抛出,如缝纫般用细线紧紧勒在了彼列的身上。

  维基莉可终于精疲力竭地落在了地上,彼列的身体已经被细线密密麻麻地捆绑在了一起,倒在沙地中无法动弹。

  “这女孩儿到底是什么来历,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彼列不敢相信就在对方消失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内自己的身体就像骰子一样被贯穿了六七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锋利的细线包裹着身体,他必须想办法挣脱。

  “既然有一方已经无法动弹,那看来这场游戏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哈哈……”维基莉可大喘着气对重伤的彼列说道。

  “嗯,确实是得想个办法……”谁知彼列竟然冷笑了一声,被紧紧勒住的身体渐渐化为了黑色的液体浮在了空中。缠绕的细线脱落在了地上,沾染着粘稠的黑色液体。

  维基莉可立马收回细线,那液体带着一种刺鼻的化学气味。“这是……沥青吗?”

  就在维基莉可疑惑时,德拉诺注意到彼列将左手举在了空中做着一个奇怪的手势。

  情况似乎不妙,他连忙转身朝着维基莉可大喊道:“别碰那些液体!”

  就在声音从口喊出的一瞬间,耳边传来了清脆的响指,那沾着沥青的细线应声着起了火焰。

  虽然在火焰燃起的一瞬间维基莉可已经抛出了缠着细线的沙漏,但她的手指还是被烈火烧出了伤痕。

  德拉诺不清楚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只见彼列的身体慢慢凝固成了人形,而那右手却依然保持着半融化的状态,焦黑的液体不断滴落在沙地上燃起耀眼的火光。

  “你们因为此感到荣幸,炼狱的天使——彼列,亲自来迎接你们了。”彼列的嘴巴微微颤抖着,他再也无法抑制心中杀戮的欲望,挥起右手将沥青撒向了众人。

  只见让娜取下身上的毛毯,飞速地跑到人群面前将沥青抵挡了下来。

  彼列再一次打响了响指,烈火猛地从毛毯上燃烧开来。让娜赶紧将毛毯铺在沙地上,可那火焰根本没法熄灭,似乎只有将粘着的物体燃烧殆尽才会罢休。

  看来用简单的方法根本伤不到这只怪物,德拉诺转身朝着倒在地上的人影大喊:“维基莉可!还能站起来吗?”

  维基莉可?原来那姑娘是叫这个名字吗……彼列冷静地倾听着众人的对话。

  “咳咳,只是烧伤了手臂,很快就会恢复的。”维基莉可在让娜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很好,那就按照原来的路线一直跑,不要回头!!”

  德拉诺扯去覆盖在身上的衣物,身体逐渐变得庞大起来。彼列听见了震耳发聩的咆哮声立马向侧面望去,一只漆黑而巨大的野兽猛地出现在眼前,将他按在了地上。

  彼列将覆盖在右臂的沥青撒在了野兽的身上,可他的左手已经被野兽牢牢钳住无法动弹。还没打出响指,只见那野兽的身体越来越红热,覆盖在身上的黑色长毛渐渐变成了熔岩般滚烫的钢针。

  彼列清楚地感受到了野兽身上散发出的热浪。就在那血盆大口袭来的一瞬间,他朝准了对方的下颚抽起右腿,一脚将野兽踹飞了出去。

  他借助着空当连忙翻身站起,那一脚足以将墙壁踹得粉碎,野兽匍匐在地上,看来已经无法再对自己构成威胁。

  他将目光转移到其他三人的身上,只有维基莉可一人身上弥漫着玫瑰的芬芳,

  “血……我的仙露琼浆!”

  彼列嘶吼着朝维基莉可跑去,背后忽然传来了沉重的压迫感,他的重心向侧面倾斜,又一次被扑倒在地。

  背后的野兽甩动着脱臼的下巴,岩浆般的唾液滴落在他的后背发出燃烧的嘶嘶声。彼列的身体化为了沥青紧紧附着在野兽的身上,德拉诺双眼被沥青遮挡住完全没意识到死亡的威胁。

  “该死的野兽!下地狱去吧!”沥青露出了一颗狰狞的头颅,他扭动着身躯,沥青凝固成了一双粗壮的手臂抱紧了德拉诺的头颅搬转了一百八十度。

  随着一声沉闷的骨裂声,野兽的身躯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德拉诺先生!!”让娜哭喊着,她不敢相信悲剧就这样在眼前发生了。维基莉可抛下长矛紧紧抱住了她的腰腹,以免让失去理智的让娜再靠近那恐怖的怪物。

  “让娜……让娜!听我说,这一切还没有结束!”让娜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渐渐冷静了下来。维基莉可从怀里掏出了所剩无几的药剂将它塞到了让娜的手中。

  “这一切还没有结束,那人真正的目标是我,在我引开他的瞬间,赶紧把灵药全部灌到德拉诺的嘴里。听明白了吗!除此之外……”维基莉可在让娜安定下来的一刻紧紧贴在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看来这是唯一能拯救德拉诺的方法了……让娜用颤抖的手指紧紧握住了那瓶药剂,对着维基莉可点了点头。

  一阵飓风吹过,维基莉可又一次出现在了彼列的面前。“喂,你想要的东西我这里多得是!”她说着,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腕,血液滴在沙地上将金色的砂砾染上了绯红。

  “呵呵呵呵……来吧,拥抱我!”

  彼列渐渐恢复了人形,朝着维基莉可飞奔而去。让娜趁机冲到德拉诺的身边将药剂灌入了他扭曲的喉咙中。

  狼皮渐渐褪去,德拉诺的心脏恢复了跳动,他猛地睁开双眼大喘着热气。

  “让娜……维琪!她在哪里!?”他努力想要起身,脖颈依旧传来了让人窒息的痛楚。他看见远方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向着路线的反方向飞奔而去。

  “德拉诺先生!请相信维琪小姐,她有着自己的计划……”

  “鬼捉人的游戏还没结束!能否如意就看你的造化了!”维基莉可邪笑着对身后的彼列喊道。

  可恶,这女孩远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那速度就像俯冲的猛禽一般。彼列顾不上考虑太多,他猛蹬着地面向前冲去。只见维基莉可突然停下了步伐,转身站在了原地。

  “看来亚兹拉人也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啊?怎么了,你已经没有力气继续追上来了吗!”可能是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彼列似乎有些听不清那女孩的声音。

  可她就站在眼前,无论如何都必须让她成为自己腹中的养料!他抽动着身躯猛地飞扑过去。只见维基莉可低声念叨着什么,俯身贴着沙地划到了一边。

  彼列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感觉自己像是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的爬虫,转身死死盯住了维基莉可那绯红的身影。

  “看来只能赐你一死了,希望地狱的烈火合你的口味!”他怒吼着甩动右臂,左手同时打出了刺耳的响指,烈火猛地向维基莉可袭来。

  火焰在空气中消散开来,那女孩的身影却消失在了眼前。

  “在找我吗?”

  身后忽然传来了女孩的声音,他猛地转过头去,却发现一只手掌五指大张着紧紧贴在了他的胸口。维基莉可双脚笔直地站在沙地上,她带着邪魅的笑声轻轻靠近了彼列的耳朵,

  “很可惜,游戏结束……”

  话音刚落,只听见远处传来了鸟鸣般的尖啸声,沙地上卷起了一阵剧烈的风暴,一只猩红的长矛划破空气朝着彼列的身体席卷而来。

  维基莉可猛地抽回手掌,还未等彼列反应过来,身体便传来了被陨石砸中般的剧痛。

  长矛贯穿了他的身体,彼列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被强大的冲击力击飞了出去。

  就在二者一齐向远方飞去的一瞬间,空气似乎逐渐凝固了起来。直觉告诉彼列这样下去会很危险,他甩动着焦黑的手臂贴在了地面,带着长矛一同落在了地面。

  “看来你的计划没能成功,我可爱的小姐。”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再次朝着维基莉可飞奔而来。

  “我说了,一切到此为止。”维基莉可冷冷地自言自语道。就在彼列踩在水洼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身体似乎停止了运动,就连心跳也在胸腔戛然而止。

  “这里刚下过一场雨,虽然我很想给你解释清楚,但想必你已经听不见我说话的声音了。”

  维基莉可转身将彼列的身躯踢向空中,他的双脚离开了水洼,带着长矛静止在了空中。

  彼列的大脑根本来不及思考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像是被冰封了一般沉沉地睡去。

  维基莉可小心翼翼地走近了被长矛贯穿的彼列,抓起细线猛地向后一扯,长矛又一次回到了她的手中。她将长矛收到背后,发现沙漏中的血液已经少了四分之一。

  看来正如库伯所说的,想要发挥“荆棘鸟”的真正实力,必须要用血液将它真正地“唤醒”。

  “想知道这是什么原理吗?很可惜连我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在和你一起玩耍的时光里,我并不感到愉快,但或许这附近的石头会很乐意陪你到天荒地老。”

  她拍了拍身上的沙土,转身离开了这片被神秘力量笼罩着的石之领域。

  德拉诺在让娜的帮助下重新整理好了衣装,他已经精疲力竭不能再动弹。可腹部却不停回荡着“三十二号灵药”的气息,像是毒芹混合着泥土的味道。

  “事不宜迟,等那家伙回来我们就立马离开这里。”德拉诺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又被一股怪力摁在了地上。

  “哟,‘那家伙’指的不会是我吧?”一双赤红的眼眸正在身边望着他。

  “维琪!咳咳……那个叫彼列的家伙呢?”德拉诺刚想探出脖子向侧面望去,却被颈椎剧烈的疼痛折磨得咳嗽了起来。

  “他只不过是个‘无用之人’罢了。倒是你,老实待一会儿行吧?”维基莉可坏笑着对德拉诺说道。

  “维琪小姐并不是一味地逃跑,她想要将那人引到石之领域里去,看来计划进行得很顺利。”让娜对瘫倒在地的德拉诺解释道。

  “四十一秒,这是从你变成野兽开始到失去力气一共花费的时间。”

  德拉诺对于维基莉可所说的话感到有些茫然,只见她从兜里掏出了那枚金表。她竟然在那样紧张的情况下依然不忘记自己的嘱托进行了计时。

  但看来他每次兽化也只有不足一分钟的时间来扭转战局。

  库伯从绿洲中将骆驼牵了回来,却又被维基莉可一把抢过了缰绳。“你打算上哪去?让这些畜生休息一会儿吧!”

  库伯对维基莉可所说的话一脸茫然,明明是德拉诺说的等维琪回来就立马离开的,怎么又有了新的打算?

  “行吧,俺是明白了,你们打架、动脑子,而俺就是个牵骆驼的伙计呗!”他气呼呼地抖动着胡须,嘟起嘴巴,双手环抱在胸前说道。

  众人看着库伯滑稽的动作忍俊不禁,维基莉可拍了拍库伯的肩膀,指着绿洲侧面的沙地说道:

  “带上家伙!我们藏到沙地里,打猎照常进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