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64章 6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64

  这晚明姒没什么机会碰手机,一沾床就睡得昏昏沉沉。

  所以隔天她才看到冯婷儿的微信消息,连发了十个痛哭流涕的表情,为自己那篇博文擅自把她扯下水道歉。

  其实这事要换作别人,明姒还真得往“你是不是故意的”上猜猜,只不过冯婷儿的性格她也了解,估计是写这篇拉踩小论文的时候揣着一腔愤怒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当中还有两三个错别字,回过神来才发现不妥。

  于是也就没太计较。

  不过比较让人郁闷的是,这一轮撕逼大战大大增加了她微博的曝光度,光小半天涨粉的数量就快赶上之前的全部了,大多都是被吸引来的颜粉。

  就给人一种,她兢兢业业小半年结果还不如放张照片吸人眼球的感觉。

  “颜值也是才华的一部分嘛,一般人想长这么好看还不可能呢,”林奚珈一说话就很能说到点上,完美地把明姒那点炸毛给捋顺了,“总比冯施如现在挨骂挨到不敢开评论好得多。”

  听她前半句话,明姒还颇为赞同地缓缓点头,只是这后半句她又有不同意见了,“我干嘛要跟她比。”

  林奚珈适时肯定,“对对,这种十八线小糊逼咱们放都不放在眼里的。”

  顿了下,她说,“不过她这下真的有点惨,很难翻身了吧。”

  娱乐圈里艹人设翻车的不止冯施如一个,大众都比较健忘,过段时间卷土重来再大红大紫也不是没可能。只是冯施如这次恰好撞到了冯婷儿的枪口上,又恰恰是这种强凹白富美人设的话题,原本还有望跻身新晋流量小花,现在看来是完全没戏了。

  不过明姒也并未过多关注这事。

  一来她有自己的事业要忙,二来撕逼大战的余波还在,她眼不见为净,连微博也好些日子没登。

  无意之中,也跟最后一场戏码擦身而过。

  ---

  人设翻车事件之后,冯施如毫无意外地等来了几个即将进行的合作告吹的消息。

  不过这些现在对她而言都是小头,她无暇顾及。冯婷儿那句“整死”不是说着玩玩的,这两天真是卯足了劲深扒,还真扒出了许许多多的料。

  比如整容了还吹天然美女,明明凹着清纯人设却背地里跟过好几个金/主,营销号节奏带得飞起,冯施如原先的形象一夜之间崩塌,甚至成了“又装又婊”的代名词,有才的网友甚至开发出了好几套表情包,直言她是“山寨货”。

  当然全网群嘲的风头之下,冯施如的铁杆小粉丝依旧坚定地站在她这边,不遗余力地跟黑子们战/斗。

  也有一些路人表示,娱乐圈里这种情况不要太多,前几天那个谁谁不是也翻车了吗,怎么没见你们追着咬,能放过就放过吧。

  这股声音虽然不大,但多多少少也占据了一席之地。

  冯施如跟经纪团队看到了起死回生的希望,刚把她包装成“网络暴/力”受害者准备卖一波惨,还没收到多少成效,就又被某爆料炸了一次。

  这次是圈内某吃瓜大V发的微博:「FSR能别跳了吗,卖惨这么六,从高中就开始了吧?点击就看盛世白莲大泼脏水,受害者也是熟人噢」

  截图里是某自称冯施如高中同学的投稿。

  投稿里称,冯施如高中的时候就很会装,明明家境不怎么样吃穿用度却永远是奢侈大牌,而且特别喜欢跟有钱小团体称姐道妹。其中有个白富美原先带她玩,不过没多久也崩了,原因是冯施如跟白富美家长举报对方早恋。

  冯施如自己风评差混不下去转学,临走之前却还要可怜兮兮地卖惨说自己被校园暴/力。

  网友们已经很久没吃过后续这么多的瓜了,一时间也是叹为观止,不少人纷纷表示被恶心到,疯狂艾特冯施如要她给出正面回应。

  冯施如根本不敢回应。

  她百分百确定投稿的人就是当初她们班人的一个,不然不会对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么清楚,可能是见不得她好,也可能是有人授意。

  不过无论是哪种,那些事她做了就是做了。

  当初年少天真,怀揣着隐秘的心思,以为自己离开附中时多少还保留了一点颜面,殊不知明眼人都看得清楚。

  助理果果这些天一直陪着冯施如,见状小心翼翼地递了杯热咖啡,“如如姐,你别看了吧。这两天陈哥他们会想办法公关的,公司肯定也会帮你的。”

  冯施如接过她的咖啡放在茶几上,没有说话。

  说起来最初经纪公司朝她递出橄榄枝,把未来描述得无限美好,她没有任何拍戏的经验,也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明星,甚至不确定是否喜欢这个工作。

  但最终这个职业带来的光环、掌声和鲜花吸引了她。

  如今却都变成了梦魇。

  ---

  网友们在冯施如这里得不到回应,又拿出放大镜来细品,最终重点落在了「受害者也是熟人噢」这句话上。

  也就是说,高中时被冯施如泼脏水的白富美,是他们的熟人?

  大家很快联想到了冯Tinger提到的那位,可没等摸到明姒那边,就发现营销大V把这条动态给删了,再上网搜明姒的相关话题跟信息,也是寥寥无几。

  一时间都搞不清自己是吃了个假瓜,还是白富美不愿暴/露在公众视野里。

  ---

  这场乌烟瘴气的撕逼大战,涉及明姒的部分,梁现其实一直有派人留意,照片不让外流,私人信息不让外泄。

  附中这段往事被扯出来,在第一时间就被处理掉了。

  他对冯施如毫无同情心,只是知道家里那位小祖宗虽然嘴上说着佛系吵架,但被卷进这种瓜里肯定得炸毛,毕竟因为这事,明姒跟岑心雁足足冷战了半年多。

  梁现挂了电话,抬手松了下领带,又通知京弘影业那边。

  负责人一看是太子爷亲自打来的电话,更加不敢怠慢,电影电视剧解约文件备得齐齐全全,当场就直奔冯施如的经纪公司。

  ---

  这场轰轰烈烈的年末大瓜就此落下序幕,明姒不知道自己差点儿又被冯施如恶心了个七窍生烟,正开开心心地筹备着过年。

  品牌从一个月前就陆陆续续地送来礼物,京弘有几个荷兰合作商派人空运了各种漂亮稀有的鲜花,这两天观澜公馆里可谓花团锦簇,漂亮得不似平城沉闷的冬天。

  梁治宏那边早早地流露出一起过年的意思,明家也不乏热情,让他们吃了年饭回家坐坐。

  如今明姒跟岑心雁关系缓和了些许,但也没到多亲密的状态,梁现就更加,亲生母亲的去世和父亲的漠不关心,他没那么快释怀。

  也可能一辈子都释不了怀。

  明姒晚上躺在他怀里,捏捏他的俊脸,表示自己愿意揽过这个黑锅,“我想过了,就说我想和你过二人世界,不准你回梁家过年。”

  她唇角微微翘着,眼神里带点儿小得意,不知怎么的,梁现的记忆忽然回溯,想到了十月在梁家晚宴的那天。

  明姒也是这样的表情和语气,扬着眉梢放话要把他从这场无聊的宴会中带出去。

  他低下头,亲了亲她,“这么好?”

  “那当然,”明姒得意得有点儿翘尾巴,环住他的肩,“毕竟我可是仙女呢。”

  话是这么说,不过梁现压根没打算真用这个借口,隔天打了个电话就跟梁治宏说了不在梁家过年。

  梁治宏向来拿这个儿子没辙,何况即便他反对也没用。

  于是年二十九那天,明姒跟梁现带着礼物回两家各拜访了一趟,当天就乘私人飞机去了南半球某座海岛。

  ---

  度假公馆临崖而建,白色的建筑高低错落,宽敞气派,高处光滑的落地玻璃在月色下映着海水,粼粼发光。

  这里的季节与平城相反,明姒终于可以怎么美怎么穿。

  她这会儿在露台躺椅上吹着海风看夜景,耳边是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她只穿了件碎花小吊带,牛仔热裤,露出一双笔直白皙的长腿,夹趾拖鞋一晃一晃地挂在脚尖。外边意思意思地披了件白色衬衫,衬衫布料薄而轻透,边缘被风吹得飘飘扬扬。

  手机屏幕里是成昱柯礼杰他们几个的脸。

  “结了婚就是好啊!过年都可以不回家!”成昱因为要见各路亲戚,前天刚被按头剃了个寸头,这会儿怨念颇深,“昱昱不平衡了!”

  从小到大,都是他越表示艳羡,明姒就越来劲的。

  这次当然不例外。

  “哎呀你别说了,我正在想,海岛上这么大夏天的万一明天把我晒黑了怎么办。”明姒托着腮,故作叹气,“这可真是太愁了。”

  成昱&柯礼杰:“……”

  你晒成黑炭算了。

  梁现端着酒过来,就看到明姒在这跟孔雀开屏似的,她唇角弯弯,一副心情好得不得了的样子。走近了,他看见她的吊带松松挂在白皙的肩上,薄薄的白衬衣早就被风吹乱。

  再看一眼视频里那几个人。

  梁现居高临下,直接拿过明姒的手机就摁了挂断。

  “你干嘛!我还没有说完。”明姒冷不丁被打断,对他的做法表示很不满意。

  梁现放下酒,一只手拎了拎她松松垮垮的吊带,又把薄衬衣拢了拢,最上面一颗扣子扣起来。

  明姒可算是明白了,推推他的手,“他们又不会想歪,而且这个尺度很正常,只是个吊带而已,没见过比基尼吗小气鬼?”

  梁现一只手撑住她的扶手,倒也不否认,“嗯我小气鬼。”

  明姒顺着他的话,抬起眸来疑惑发问,“我这样的仙女怎么就喜欢你这个小气鬼了呢?”

  话音没落,她就被人径直从躺椅上抱了起来,原本晃悠悠挂在脚趾上的拖鞋也应声落地。

  梁现吻在她柔软的唇上。

  “喜欢就喜欢了,你还想反悔?”,,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