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63章 6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63

  年关将近,大家忙完一阵,便陆陆续续地筹备起了过年。(搜每天得最快最好的更新网)

  对于刚被扔到自家公司岗位上锻炼的年轻人来说,年假的意义就在于各种派对跟聚会,嗨到彻夜未眠都是常事。

  成昱回平城之后活像只出了笼撒丫子狂奔的公鸡,朋友圈里的动态时时更新,跟柯礼杰还有其他几个朋友今天蹦迪明天滑雪,后天又去什么丛林逃生。

  往常梁现孤家寡人一个,回国时也大多跟成昱他们凑一块儿,但他今年只意思意思参加了一场,大多数时间都在陪明姒。

  明姒倒是很想出去玩,只不过她前两天要风度不要温度地参加了某品牌的户外秀展,结果下午气温骤降,原先灿烂的艳阳消失得无影无踪,还下起瓢泼大雨来。

  平城冬季的雨不是小打小闹,冰冷刺骨到能将人骨头冻穿。

  明姒虽然躲得快,但也不可避免得淋了雨,当晚回家就发起了烧。

  她平时体质不错,换季也不太容易感冒,所以这一病就格外来势汹汹。

  足足烧了一天多才退,鼻子整个堵住,没什么精神的在床上躺尸。最大的娱乐活动也就是看看电影,裹得严严实实去楼下走两分钟,以及刷刷朋友圈“云游玩”这样子。

  怕她太寂寞,梁现这几天都是早早处理完公务就回来陪她。

  明姒胃口不好,他就变着花样给她做清淡易消化的粥或饭菜,端到楼上喂给她。至于端茶送水削水果之类更是不在话下。

  有回成昱、柯礼杰跟喻川过来探病,正正好目睹了梁现这二十四孝好老公的所作所为,一时百感交集。

  要是两个月前,有人说这俩人能腻歪成今天这样,他们绝对能建议对方出门左拐去人民医院检查检查脑子。

  ---

  明姒这场感冒拖拖拉拉差不多七天才好,她短期内很长教训,再要出门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坚决不让风寒有可乘之机。但没两天,就有点儿原形毕露了。

  这天两人要去参加一个聚会,明姒跃跃欲试地从衣帽间里拿了新年的派对战/袍。

  梁现也不是那种毫无底线宠人的性格,瞥了一眼,就不由分说地拿走锁了,又明明白白地给她安排了羽绒服加长裤的组合。

  明姒打又打不过他,气得整个人都有点儿冒烟。

  她拎着羽绒服,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这个不好看。而且谁去聚会穿羽绒服啊,穿得再厚,到包厢里都是要脱掉的,又不冷。”

  “外边冷。”梁现一只手插在口袋里,毫不让步,“没让你穿秋裤都不错了。”

  明姒:“?”

  秋裤是什么老土到不行的玩意儿?

  她从小学就没穿过了!

  她气咻咻地盯着他看。

  梁现还笑了下,“你自己都说进去都是要脱的,外面穿什么很重要?”

  明姒:“……”

  居然被他给说服了。

  “什么要脱不脱的,你不要太流氓,”半晌,她把羽绒服往他怀里一扔,没好气地说,“那穿穿穿行了吧。”

  他笑着接住给她披上,又亲亲她生气的嘴唇,“乖。”

  ---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明姒还挺喜欢梁现这样的“管制”的。

  无论是从前的印象还是婚后的相处,她都知道梁现并不是很在意细节的那种人,他自己就活得挺没规矩,随随意意的。更别提对身边的人有所要求。

  却会记住她因为穿少了衣服冻感冒,并看着她穿多了才放心让她出门。

  这种诉诸于点滴处的关心在意,好像比很多的情话都要动听。

  虽然这事细品起来有点甜,不过有一次被他管得烦了,明姒也进行了一场绝地反击,“你还说我呢,我顶多是少穿了点儿冻感冒,躺两天就好了。你呢?你还抽烟,你还喝酒,有时候洗完澡随便擦干头发就睡觉,都不吹干。”

  她突突突地发表这么长一篇小论文,看来是积怨已久。

  梁现唇角弯了下,似笑非笑的。

  明姒又不满意,“笑什么,你既然对我有要求,怎么自己这么双标。”

  彼时梁现坐在书房的躺椅里,明姒环着手臂站在对面,一副非要理论个清楚的架势。他倾身上前拉住她的手,把人拽到自己怀里面对面坐下。

  明姒象征性地与拒还迎了两下,后来顺势摆出审问姿态,手指戳在他的锁/骨处,“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有点道理。”他说。

  “把‘点’字去掉,”明姒坐起来一点,捏着他的俊脸,“那你以后不许抽烟,少喝酒,也要乖乖吹干头发。”

  “行,”梁现答应得挺爽快,他倾身碰了碰她的鼻尖,“那做到了有没有奖励?”

  “你是小学生吗还有什么奖励,我多穿点衣服那也没奖励啊,”明姒不服地晃了两下小腿,又话锋一转,“那你想要什么?”

  梁现的目光一路往下,又轻轻缓缓扫回来,示意她看看现在两人的位置。

  明姒起初还没反应过来。

  不过到底已经有了某方面经验不再是个单单纯纯小学鸡了,她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脸颊迅速一红,“流氓!”

  ---

  其实明姒有考虑过,烟、酒、吹头发这三项,后两者对于梁现来说都不难,因为他本身不嗜酒,应酬时有必要才会喝一些,且酒量不错。

  关键是烟。

  这东西伤身,还有瘾。

  好在据她的观察梁现烟瘾并不重,而且他还挺守承诺,说戒就戒,一点儿都不含糊的。

  对比之下,明姒这隔三差五还要打商量的态度就显得有点不够看,于是她也改正了讨价还价的毛病,出门不经他提醒的就老老实实地穿上厚外套。

  无意中两人倒是朝养生青年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

  ---

  在旧年收尾之际值得一提的是,冯施如栽了个大跟头。

  而且这事发展到后来,跟明姒也有点关联。

  不过最主要还得怪冯施如跟她的经纪团队自己作死。

  当初冯施如出道,团队给她艹的是“清纯校花”人设,在几个综艺或访谈中均安排了“不经意”的爆料,还找了营销号作推。

  诸如冯施如高中就读于平城最好的公立中学,能进的学生非富即贵;在校时她就以清纯漂亮的外表和温柔性格饱受关注,是当之无愧的“校花”云云。

  其实娱乐圈中,明星立校花校草人设的不要太多,经纪团队给冯施如搞这个也并没硬伤,毕竟她颜值的确挺能打,而审美本来就是各抒己见。

  坏就坏在,最近娱乐圈中风向有点儿变,大家审美疲劳,单一的清纯人设没原先那么讨喜了。

  而且跟冯施如一家公司的竞争对手率先改变了风格,走起了妖艳妩媚的路子,她不好再跟着重复。

  于是经纪团队凑在一起一合计,不知谁提起了出道时曾一笔带过的背景——冯施如的高中母校可是赫赫有名的平城附中!

  加之“冯”这个姓,本身在平城就有个做旅游挺有名的“冯氏集团”。

  虽然冯施如跟这个冯氏集团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过经过经纪团队一番操作,营销号跟水军跟着上,一通似是而非的说辞,没坐实任何事,但又完美地吸引了无数吃瓜群众的视线。

  几乎一夜之间,冯施如就立起了“不好好拍戏就得回家继承家业”的人设,时髦值上升不是一星半点。

  事情到这就很顺利,经纪团队更是得意洋洋。

  不料没几天,微博上就画风急转,先是某著名营销号突然出现爆料,冯施如跟这个冯氏集团根本半点关系都没有;附中的高中校花另有其人;而且冯施如人品不怎么样,在学校混了一年就混不下去转学了。

  这三连击直接把广大网友给整懵了。

  没等他们再细挖出什么来,某平台钻石主播,微博ID为“冯Tinger”的博主就转载了营销号文章并连续打了六个省略号表达迷惑:「什么玩意儿??????我家没这号人」

  这话的信息量又很大!

  某位网友吃瓜吃明白之后,直接艾特冯施如:「所以这是艹白富美人设艹翻车了?冯Tinger才是那个冯氏的千金,那宁是哪位?」

  冯施如看着微博,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血液都在上涌。

  她家境只能说比一般人富裕一点,当初能进附中,是因为成绩好加了分,并不是真的有大富大贵的背景;至于校花就更不用提了,有明姒在的地方,她永远只是最暗淡的那个。

  事发之后,经纪团队紧急联系冯Tinger,本以为对方也是个蹭热度的,没料冯Tinger还真的是那个冯氏集团的千金,瞒着家人开小号上网浪,一路成了小网红,干脆趁这机会跟家里摊牌了。

  这真千金脾气到底不一样,态度非常强硬。经纪团队里有个年轻小姑娘没忍住语气稍稍重了点,她就立即放话要“整死冯施如”。

  经纪团队一看风向不对,立刻就发了个澄清。

  大意就是误会一场,冯施如跟那个冯氏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写得不够清楚造成误解非常抱歉之类的。

  广大网友都是瓜田里滚过来的人,哪还会不懂其中的套路,营销的时候字字句句引导网友往冯氏千金上猜,现在就翻脸不认账啦?

  他们压根不吃这套白莲语气满满的说辞。

  一时间,冯施如的微博上充满了群嘲——没人说出身分高低贵贱,但你强行凹人设骗人就过分了点吧,看不起自己的爸妈吗?

  翻车之后,经纪团队心如死灰,冯施如的微博也关了评论,保持冷处理的状态,希望这事热度降下去。

  但冯Tinger说到做到,以资本的力量深挖冯施如黑历史,转手就雇了营销号大炒特炒,势要在微博掀起腥风血雨。

  ---

  明姒昨晚被梁现要得有点儿狠,早晨泡了澡缓过来一点儿,才打开微博刷刷。

  冯施如翻车的事她其实有听说,说不解气不痛快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也略微小人之心地关注了下后续。

  结果一登上微博,就看到好好几百条私信跟艾特,甚至粉丝量也一夜之间暴涨许多。

  她点进去看,才大致梳理清楚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冯氏集团的千金她其实也认识,真名就叫冯婷儿,当初在某平台注册直播,明姒还十分捧场地给她扔了几个超级火/箭。

  冯婷儿发了篇博文亲身上阵手撕冯施如,顺便隐晦地提到了明姒,说你们追的这个女明星头顶光环都是假的,不过附中的确有位真·天之骄女,有颜有钱有才华,校花之称实至名归,相比之下,冯施如就是渣渣。

  这篇博文极尽粉圈拉踩之能事,也勾起了广大网友的好奇心。

  很快就又人扒出冯施如在附中哪一届哪个班,最终把明姒也扯了进来。

  当初明氏跟梁氏联姻,故意压了热搜没让上,照片也没让往外流,不过知道这事的人还是很多。

  那场订婚典礼极尽隆重奢华,即便过了小半年再提起,也依然有人啧啧感叹。而且当时财经媒体有财经媒体的侧重,时尚媒体则把更多的兴趣放在了订婚宴的各种配置和男女主角身上,微博上这群网友,当然是后者的受众。

  明姒的微博虽然没认证,不过转载的文章访谈里,都提到了她的真名。

  于是马甲掉得很快。

  有人特意买到了某珠宝杂志的访谈,拍了明姒的照片放到微博:「我原来还以为冯Tinger为了踩冯施如什么话都敢说,现在一看,这他/妈真的不是仙女下凡??这种颜值是真实存在的吗?」

  这条微博很快上了热门,网友们纷纷发表评论“靠,的确好看”,“美了美了,爱了爱了!”,以及“呵呵,不过如此”配图是一张两眼柠檬的表情包。

  明姒吃瓜吃到了自己身上,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心情,最后还是决定冷处理——她这号是珠宝设计师明姒,又不是网络红人明姒,犯不着搅这趟浑水。

  不过当她看到冯施如的粉丝在她照片下评论“好丑”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按捺不住地炸了。

  明姒一气之下注册了个微博小号并对原博的彩虹屁进行激情转发,还跟顺着转发摸过来的冯施如粉丝进行了一场昏天黑地的battle。

  ---

  梁现知道的时候,揉揉她的头发,喉间溢出一声笑,“给我看看。”

  “笑什么笑。”明姒不满地哼了声,还是把手机递给他,“我骂累了,你帮我骂两句。”

  他下午会议结束那会给她打电话,她就以一副“我非常忙”的口吻在陈述这件事,梁现见过她在现实生活中闹脾气,跟着也有点好奇她在网上是怎么跟人吵架的。

  结果发现这位大小姐说话果然气死人不偿命,对方后来连回也没回,自闭了似的。

  “算了,你还是别骂了,我现在想想觉得特没意思,”明姒吵赢了之后仿佛就进入了“贤者模式”,“大家谁也不认识谁,以后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我再也不做了。”

  梁现笑笑,放下手机,下巴搁在她肩上,“你这战斗力,骂我的时候练的吧?”

  “哪有,我骂你比这温柔多了,”明姒否定完,又忽然反应过来似的,“不对,我也没骂过你啊。顶多就暗搓搓的diss两句。”

  话音落下,她才惊觉自己说漏了什么,慌慌张张站起来想跑,却被梁现扣着腰按了回来。

  “干嘛?”她脚尖蹭着地,还是想跑。

  “聊聊,”梁现语气散漫,似笑非笑的,“以前都说过我什么?”

  他的手在她背后游移,明姒隐隐感觉到一种威胁。

  她快速思索,最后还是决定撒娇求饶,不仅给他小幅度地捏肩捶肩讨好,还变着花样吹他彩虹屁,什么好听捡什么说,甚至还叫了个平常不太叫的称呼。

  没料反被折腾得更厉害。,,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