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58章 5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58

  大门关上那刻,仨人呆呆站在原地,脸上仿佛齐刷刷地写了一排“卧槽”,定格成一副滑稽又生动的画面。(百度搜索"GgdOWN"每天看最新章节.)

  梁现倒不怎么介意他们的反应,他回身把烟掐灭,一只手拎了拎她的小吊带,“就穿这个跑出来?”

  室内虽然是恒温,不像外边那样只有几度,但明姒刚从暖和的被窝里爬出来,又穿得少,被他一说,她就感觉到皮肤上泛起细小的凉意。

  她本能地抱住他,嗅到一股淡淡的烟草气息。

  她闭上眼蹭了蹭他的手臂,不忘追问刚才的话题,“刚才谁呀。”

  这片高档住宅区,别墅与别墅之间的距离很远,来往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会马虎到敲错门的很少见。她才不信他的鬼话。

  “成昱。”

  明姒脑海中登时闪过一道激灵。

  梁现平静地继续:“柯礼杰、喻川。”

  她一下子从他怀里出来,不可置信地瞪大眼。

  梁现摸了摸她的头发,还有心思逗她,声线低低淡淡带着笑意,“怎么办,好像被发现了啊。”

  明姒这下是完全清醒过来了,一看梁现那明显不当回事的表情,她恨恨地捶了下他的肩头,“他们怎么来了!你居然不告诉我?我还穿着这个衣服!我们还……”

  “还怎么?”他眼梢勾着笑。

  明姒戛然而止。

  还在门口抱了。

  她还朝他撒娇。

  穿着吊带的睡裙。

  稍微脑补一下刚才那三个人看到了会是什么表情,她就尴尬到想挖个地缝钻进去。

  说起来,明姒也不是没设想过公开时的场面,只不过在想象中她占主导权,应该得意地在几人恍恍惚惚的时候大笑上三声,再说一句,让你们之前不信!

  但现在的场面就非常尴尬且突然。

  像是毫无准备就被捉/奸在床。

  明姒现在就特别后悔。

  成昱离开平城时曾经乐滋滋地说过,要突然回来给梁现一个惊喜什么的,但她没当回事,连转述都懒得转述……后果就是现在,双方都是惊吓。

  明姒不说话,在脑海里又把早晨这个事过了一遍,再次感到头皮发麻。

  “现在怎么办?你把门给关了没事吗?”她随手抓了下自己睡乱的卷发,感觉不知道怎么办,有点儿烦躁的意思,“他们会不会走?”

  梁现轻笑,帮她理头发,“应该不会。”

  明姒:“……”

  想想也是。

  按照成昱的个性,不问个水落石出怎么肯罢休。

  “这样公开了也好,”梁现把她整个人拉到怀里,亲了亲她的鼻尖,“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秀恩爱。”

  “你想得倒是很美。”明姒戳着他的喉结,嘟哝了一句。

  不过,虽然嘴上不太情愿的样子,她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只是目前情况棘手了点。

  明姒还没忘记,上次在成昱生日会上,她跟梁现冷不丁被戳穿关系,成昱震惊得死去活来,一人制造出的动静能赶上一个养鸭场。

  就别说这次会如何了……

  “我先上楼洗漱,你去开门,”明姒脑筋转得很快,临走前不忘强调一句,“你不许让他们上来啊,不许!”

  梁现看着她的背影笑了声。

  她这一上去,怕是没一两个小时下不来。

  他洗漱过后,换上平时穿的衣服,这才不紧不慢地打开门。

  那个瞬间,立即被三道视线锁定。

  ---

  明姒对着镜子上完妆,手指抚了抚毛衣的领子,确定自然状态下也能遮住昨晚的吻/痕,才略略舒了一口气。

  她勾住绑头发的束发巾,轻轻拉下来,一头乌黑的长发也随之垂落。

  对着镜子发了很久的呆,直到手表上的指针接近十二点。

  明姒指尖敲了敲化妆台,估摸着这都过了快一个小时,梁现要交代也交代得差不多了,成昱么,要闹也该闹够了,她这会儿再下去清清静静,不必承受花式的八卦和询问。

  于是起身,对着镜子深深呼吸了下,明姒佯装无事地抬脚下楼。

  第一眼,先看到沙发那边几个人分开坐着,好像在闲闲聊着天,跟平日里聚会的样子没什么不同。

  明姒定了定神,继续迈着淡定的脚步走过去,只可惜还没等她自然地坐下,那有意营造出来的“无事发生”氛围就被成昱摧毁得一干二净。

  他重重地拍了下沙发,“明姒!你骗得我们好苦!”

  冷不丁被这台词跟大嗓门震了下,明姒冷静的外皮差点披不住。她轻咳了一声,刚想撑出底气说点什么,梁现就略微起身,牵住她的手。

  在众人探照灯般的目光下,他把人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然后,眉峰微微一扬,笑得云淡风轻,“介绍一下,这我老婆。”

  成昱:“……”

  柯礼杰:“……”

  喻川:“……”

  当然知道这是你老婆,问题是你俩从势如水火到如胶似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能给个前情提要吗?

  明姒不知道,刚才梁现跟这仨人待在一块儿,基本上约等于什么都没说。

  因为光是让他们接受刚才出现在门口的女人的确是她,就很有难度了。成昱怀疑人生完毕,甚至还异想天开地提出了诸如“双胞胎”、“整容”等天马行空的猜测,试图自欺欺人。

  “所以你俩……”柯礼杰想了半天没想到什么形容词,就比了个大拇指亲亲的手势,示意,“嗯哼?”

  梁现搂着明姒,漫不经心地“嗯”了声。

  这种时候,如非必要,明姒当然也不会开口。她被梁现揽着腰,看着就有点儿乖乖的。

  柯礼杰简直没眼看。

  比起成昱在这方面完全的不懂事,还有喻川完全的不在乎,他算是懂的比较多的了。但即便如此,他也从没有真的认为这俩人能走到一块儿去——这俩人从小撕到大,可是他们一路看着过来的啊!

  结果毫无征兆的,就好成了这样?

  “我……我现在心情有点复杂。”半晌,柯礼杰吐出几个字,看看另外俩人,“我不知道兄弟们能不能懂。”

  成昱一身的劲都在进门那会儿造完了,这时蔫巴巴地附和,“我也是。”

  沉默片刻,喻川开口,“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成昱跟柯礼杰扭头看他。

  “你们不用担心他们吵架或者打架了,”喻川顿了下,客观说道,“对于这次的联姻来说,也是最好的结局。”

  “不是,”成昱的重点已经完全跑偏,他震惊道,“喻川,你居然可以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

  喻川:“……”

  柯礼杰:“就是啊,我刚才怎么没录像?”

  喻川:“……”

  那边喻川引火烧身,这边梁现跟明姒低声说着话,倒是悠悠闲闲。

  “不对!好像应该坦诚交代的是你们吧?”成昱终于反应过来,又把矛头对准了这边,“你们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好上的?”

  “你这查户口呢?”梁现斜了他一眼,只答了一个,“也就最近,没瞒你们多久。”

  “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们,也太不厚道了。”成昱继续指责。

  他居然还好意思提这个,明姒“哼”了声,戳了戳面前的沙发,“你自己去翻聊天记录,我本来想要说的。”

  刚确立关系那会儿,在群聊里,她明明说了自己跟梁现的关系不错,是他们自己不信。

  于是明姒也就懒得再说了。

  “害,”柯礼杰一拍大/腿,想起来了,“我以为那是反话呢,你俩读书那会儿可没少说反话,我们还能信?”

  “哼,那能怪谁?”明姒绕了下长发。

  跟这帮人相处,她不知不觉中,就能找回平日里趾高气扬的状态。

  柯礼杰看着她跟梁现坐在一块儿,那眼角眉梢都挂着得意的模样,连连摇头,心道,“完了,这俩人准备开始虐狗了。”

  一语成谶。

  因为今天人多,观澜公馆闲置已久的西餐厅终于可以派上用场。

  可容纳十多人就坐的长桌,一侧坐着成昱、柯礼杰和喻川,明姒跟梁现则在另一面。

  中午吃的菜里有海鲜,于是三人就眼睁睁地看着梁现周到地替明姒剥各种壳,动作堪称无微不至且没有丝毫的脾气——要知道高中读书那会儿,这大少爷自己都嫌麻烦所以从来不吃!

  谁又能想到多年后,他们能有幸目睹这种场面呢?

  生活啊,总是能给予人很多很多的惊喜。

  ---

  饭后,几人照例去那家斯诺克俱乐部。

  路过玄关,成昱对那只古董花瓶还有印象,他看了会儿,问明姒,“我记得你是不是邀请过我,要在你们这别墅里开个趴?”

  事儿倒是有这么一回事,但也不算明姒主动邀请——是那次订婚典礼过后,成昱深深遗憾没能在观澜公馆住上一夜,于是明姒便随口答应他,下次过来开趴,晚上可以留宿客房。

  “开什么趴,”梁现从后边走过来,扫了两眼,“这是我们的家。”

  他生怕成昱听不清楚似的,牵着明姒的手,又淡声拎出几个字来,“我们的。”

  柯礼杰:“……”

  他感觉现哥谈恋爱之后,怎么感觉变了个人,这恩爱秀得简直让人没眼看。

  这天在斯诺克俱乐部,柯礼杰跟成昱喻川实实在在地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作被虐狗。

  一会儿是梁现耐心细致地教明姒握杆,一会儿是明姒小幅度地给他捶捶肩,眼神动作无一不体现出亲昵来。宛如两只孔雀争先开屏,大秀恩爱。

  “这是我打得最痛苦的一场台球,”最后,成昱竖着球杆如是总结道,“虐狗岂有不让狗反抗的道理,不反击不是人!”

  柯礼杰暗暗摇头。

  这人已经被虐得神志错乱,一会儿人一会儿狗的。

  看来真正的反击,还是要他来。

  酝酿了一会儿,刚好中场休息,几人在卡座里坐下,随便点了些饮料酒水喝。

  柯礼杰咳了一声,佯装无意地提起,“啊,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俩能走到一起,那什么喻川,以前你还记得吧?”

  都是一块儿长大的发小,柯礼杰这语气,就像是搞事儿的前奏。

  喻川选择拒绝回答。

  成昱不明所以。

  柯礼杰继续,“就是明姒以前说过啊,嫁给附中外边那条流浪狗大黄,也不嫁给梁现。”

  梁现原本拿了个草莓准备喂给明姒,闻言手一顿。

  “好像有这回事!”成昱猛地拍了下手掌,也想起了什么,“还有当时我说你俩挺配的,结果明姒叫我不准站邪/教,还说什么她喜欢稳重靠谱款的!”

  梁现瞥了她一眼,轻轻挑眉,声线有点儿沉,“稳重、靠谱的?”

  明姒:“……”

  柯礼杰假装没看见,露出了报复成功的微笑,又深深感叹,“所以说缘,真是妙不可言呐。”,,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