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55章 5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55

  喂猫的过程晋江不允许描写,反正,大家懂就好了。

  这晚不比两人的第一夜,足足折腾到将近破晓。不过对于明姒来说也有点够呛。

  她不爱锻炼,虽然定期去健身房也练瑜伽,说到底不过是为了保持良好的曲线而已,很不实用。

  沙发很软,她又累又困,一巴掌胡乱地拍在他手臂上,话音都模糊不清。

  他的气息压下来,从身后低低淡淡送到耳边,“最后一次。”

  “……!”

  她反抗未果。

  隔天明姒醒来,整个人压根不想动。

  偏偏生理问题不得不解决,她小心地起身,脚尖探索着拖鞋趿进去,一分钟后,又轻手轻脚地从卫生间回来。倒不是想照顾梁现的睡眠质量,而是幅度太大,她自己受苦。

  明姒爬上床,盯着梁现的睡颜,这张帅脸此时怎么看怎么不爽。

  于是抄起边上的枕头就蒙了上去。

  谁知道,梁现其实是醒着的。

  没等枕头碰到脸,他一抬手就挡住了这下袭击,倒是明姒被他的诈尸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躲了下。

  定了定神,她恶人先告状,“你醒着干嘛不说。”

  梁现把枕头扔开,单只手臂支起上身,被子跟着滑落到腰际。他看她,轻悠悠道,“说了你就不谋杀亲夫了?”

  梁现昨晚没穿睡衣,他的睡衣,此刻套在她的身上。

  所以明姒目光触及到他的上半身,很快就联想到了什么,她脸微微红了下,随即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批评道,“你怎么裸/睡,有伤风化。”

  回答她的是梁现的靠近。

  明姒行动不便,刚才又是单只脚蜷起,跪坐在床边,短暂的时间,就只能眼看着距离拉近。

  她护住重要部位,警惕地上下打量他。

  梁现拨开她的手,替她把睡衣扣子解开一颗。

  “你干嘛?你不会还想——”后半句没说完,明姒就发现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

  梁现又帮她把扣子扣上了。

  原来昨晚睡时仓促,她的睡衣扣子错了位。

  明姒肤白,穿着黑色的睡衣,有种别样的鲜明对比。清晨醒来她没有上妆,素颜状态下皮肤也极好,白皙剔透,仿佛吹弹可破。五官明明天生妩媚,眼神却又有种小女孩的纯净肆意,尤其是这会儿,还带点儿茫茫然和羞恼。

  “你只是想给我扣扣子?”她不确定似的,低头看看,又问一遍。

  梁现收回手指,侧了下头,“不然呢?”

  明姒掀开被子窝进去,哼他一声,“我才不信。”

  经历过这两天的两晚,她对他有了深深的认知。

  梁现用被子把她整个人罩住,拖回来,在耳侧亲了亲,“那我要是有别的想法,你让?”

  “不、让。”

  她咬字很重。

  ---

  平城的冬季来得很快,一次大降温过后再出门,已经需要穿上大衣或者羽绒服才能抵挡住这十一月的寒风。

  天气尚可以称得上晴朗,明姒从工作室做完监工回来,阳光明晃晃地挂在天边。她看看时间还早,便吩咐司机开车到恒芜大厦逛街。

  中途接到林奚珈的电话时,明姒正百无聊赖地坐在VIP休息室里等着试鞋——恒芜作为平城几大奢侈品商场之一,各方面服务自然也是最顶尖。

  对她这种逛街又不想累着脚的高端客户,恒芜设有专门的VIP休息室,经理一对一服务,明姒只需要对着名册说一声要什么,立马就有专人送进休息室里试穿。

  “呜呜呜等我出了深山老林,我也要去吃私房菜,去恒芜逛街,还要吃一楼司禄的小甜点!”林奚珈受到了打击,她倒在床上,望着民宿玻璃外的蓝色天空,幽怨地说,“我到了,坐了三个多小时大巴我都快晕了。”

  明姒昨晚跟林奚珈通视频电话,就知道她今天要进组,现在听她这声音,全然都是疲惫。

  她奇怪道,“这么远?”

  “对,说是在平城,其实都快到邻省了,保佑这两个月赶紧过去,”林奚珈翻了个身,听见明姒问“路好开么”,她愣了下,回答说,“路倒是挺平坦的,车子能直接进到民宿这。取景地倒还要走一段路,不过我不用跟。”

  听到她说车子能直接进到时候,明姒已经勾着包缓缓站起来,她跟经理点了两双试过的鞋,留下一个地址便径直出了门。

  这天平城一楼的司禄甜品店,接到一笔堪称天价的订单。

  订单中包括了全店所有的甜品种类,每样的数量都是几十人份,一律加了冰配送,地址是远在郊外的深山老林,所有的甜品加起来,还不及配送费的零头。

  然后当天值班的店员,每交接班一次,就要把这话给复述一遍。

  “那女的,长得超级漂亮,跟女明星似的,过来问我们店能不能送到这个地址,我一看,这他妈都快出省了,能同意吗?长得再漂亮也不能同意。”

  “后来呢?”

  “后来她两根手指夹了张银/行/卡过来,价码一层一层地往上加,最后加到了这个数!我说没这么多东西啊,她说可以现做,明天送也无所谓。”

  “富婆啊我靠……”

  ---

  “呜呜呜姒姒宝贝我爱你!”隔天下午,林奚珈看着袋子里的甜品,乐得敲键盘的声音都大了许多,“我真的太惊喜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马卡龙,我真的又可以了!我开心到旋转升天!你是什么心细如发的神仙好闺蜜!”

  明姒这天跟柯礼杰在PARROT俱乐部看拳赛。

  喻川忙着毕业,基本跟集体活动宣告拜拜,成昱远在他乡做厂长,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柯礼杰大马金刀地坐在靠椅上,还得得瑟瑟地跟成昱视了个频实况转播。

  场上比赛尚未开始,明姒也就没有走到外边,“打住打住,不就是给你订个外卖吗?又不是我亲自送的。”

  “你这语气,以为中学时代是随随便便跑小卖部买瓶饮料吗?这可是千里送鹅毛,礼轻……”林奚珈话说一半,瞄了瞄那一排排的甜品,再想到这么远的距离,好像也不能叫礼轻,“反正情意很重!”

  “对了对了,我吃不完那么多,等会儿剧组回来,和他们一起吃哈。”

  明姒应了声,“嗯。”

  她本来买的就是全剧组的份。

  林奚珈接着道:“你放心,我不会让冯施如白白享受你给的美食的!”

  明姒还真忘了冯施如跟她在一个剧组,这会儿听了,还挺有兴致地准备看看她打算怎么办。

  结果林奚珈特别有自信地说:“我把最大块的、奶油最多的、最会胖的给她!!”

  明姒:“……”

  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又好对的样子。

  柯礼杰坐在明姒旁边,这里虽然是VIP坐席,但并未跟其他座位完全隔绝开,因此不算安静,絮絮叨叨的杂音很重。

  他听不清电话那头到底是谁在讲话,倒是从明姒的回答里捕捉到了几个关键信息。

  “订外卖”、“亲自送”。

  还有明姒那微微扬着唇角,仿佛有些愉悦的表情。

  柯礼杰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完了。

  兄弟绿了。

  ---

  当然,以他俩这关系,绿不绿什么的都不好说。

  毕竟只是名义上的婚姻。

  柯礼杰思索了下,还是选择了缄口不提。朋友之间,有时候更需要睁只眼闭只眼,没准儿梁现也知道呢?

  明姒对于柯礼杰的误会完全不知,跟他分开之后,就回了观澜公馆这边。

  这几天梁现出差,她越发觉得自己待着没什么意思,晚上也就不想早早地回来。进门之后,玄关的感应灯自动打开,明姒穿过长廊,才渐渐熄灭。

  家里空荡荡的。

  她洗过澡躺在床上,翻了个身趴着,跟梁现视频。

  “第三天了,”她隔着屏幕戳了戳梁现的脸,心头泛滥起一点儿幽怨,沉下脸说,“你怎么还没回来?”

  梁现靠着椅背,他那边还是白天,阳光偏离地面从窗户里斜斜打进来,落在不远处。

  “想我了?”他低声问。

  “想啊,”明姒托着腮,承认完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迅速板起脸看着他,“你不想我吗?”

  梁现侧撑着头,这会儿放下手肘,坐正了点儿,“也想。”

  “这么敷衍。”

  她挑剔他的语气。

  他重新说。

  看着屏幕,那双桃花眼微微弯了下,声线有点儿低哑,“想你了。”

  他后边加了个“了”字,尾音带点儿气声,沉沉的,很性/感。

  “我明天就回来。”

  明姒飞快地把脑袋埋进被子里笑了下,再看向视频时,眼里笑意还没散,“哦。那我等你。”

  说是要等他,其实明姒有别的计划。

  她联系了梁现的助理,问清他的航班号,然后早早地就出现在了机场。

  国际到达这边,人潮挤挤。

  明姒还遇到了一个本科时期的同学,伦敦人。

  男同学很热情,金发碧眼,洋溢着灿烂的笑,半点儿也没两年未见的隔阂,“嗨,Ming,在这里等人?”

  “对,你怎么来平城了?”她闲闲跟他聊起来,“听说你在伦敦开了家工作室?”

  “我来找找灵感,平城是一座很美的城市,我很喜欢,哦对了,”男同学忽然想到了什么,往这边靠近一步发出邀请,“如果你有空,我们可以一起逛逛——”

  明姒还没来得及拒绝,放在身侧的手被人牵起,扣在掌心。

  男同学愣了下,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男人,穿着考究的黑色大衣,容貌很英俊,神情分明懒懒散散,却莫名让人觉得有些许敌意。

  男同学看向明姒,眨了下蔚蓝的眼睛,“男朋友?”

  “不,”梁现执起她的手,自然地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眼尾一瞥,“是老公。”,,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