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53章 5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53

  卧室里的窗帘拉了大半,清晨的日光斜斜地打进来,刚好落在床尾不远处的白色扶手椅上。格!格*党&小说

  男人的衬衫西裤和女人的裙子交叠,散乱地搭着靠背。

  梁现睁开眼睛,发现怀里好像空了。

  他侧过头。

  先映入眼帘的是女人单薄的后背,被乌黑的长卷发遮挡,薄瘦的蝴蝶骨露在空气里,被室内的自然光一照,有种白皙朦胧的质感。

  细细的睡裙吊带蜿蜒着爬过蝴蝶骨,没入被窝。

  明姒睡觉的时候很粘人。

  就像一只猫似的,爱往人的怀里蹭,梁现有时候早起,都得跟她手脚并用的纠/缠斗上一会儿,才能把人扒开。

  但这会儿,她睡得很远。

  而且还是背朝着他。

  梁现不怎么满意,手臂一伸就把人捞了回来,按在自己的怀里。

  明姒皱眉,模模糊糊地嘟囔了一句什么,过了会儿,她抬脚踹了他一下,又翻身爬得远远的。

  无论是那表情,语气还是动作,都是在非常真心实意地在表达嫌弃了。

  她其实一直没醒,只是睡意朦胧中觉得自己好像被拖入了一个可怕的怀抱,本能地想挣扎开来。

  挪到差不多到床沿的位置,明姒脑海中的小雷达跳了一下,感觉再挪可能就得摔地上,于是就侧身不动了。

  忽然间,感觉有人从身后抱住她。

  明姒想推又无处使劲,加上这么折腾了几回,她困意消了些,很费力地睁开眼,“我还困。”

  “嗯,你睡。”梁现亲亲她的耳畔,“要掉下去了。”

  他声音很轻,这么听着声线柔和,好像很容易就能让人安下心来。

  明姒慢慢放松,心头那点儿短暂的“好像不应该让他抱着”的念头也被困意压垮,任由他揽着自己的腰,沉沉阖上眼皮。

  再醒来时,已分辨不清时间。

  卧室被遮光窗帘遮住的那大半仍是黑沉沉的,但明媚的阳光从床尾未拉拢的缝隙里透进来,颜色就昭示着已不是清晨。

  明姒虽然醒了,但依旧满身倦意,懒懒的不想动。思维迟缓了几秒钟,她略略抬头,看见男人流畅的下颌线,忽然想起昨夜的事,眼皮跳了跳,翻身就想挪开。

  这一上午梁现只是浅眠,早在她刚醒的时候就察觉到了怀里窸窸窣窣的动静。明姒还没来得及挣脱出来,就被扣住腰抱回去。

  她“嘶”了一声,立即拧起眉,“痛痛痛……”

  刚才往外挪的时候,腰腹那儿就传来紧绷的酸痛感,加上梁现手上的力道不轻,她几乎是一下子摔回了枕头上。

  “你松开点儿。”她拍了梁现的肩一下,反而刚好硌到了自己的手腕,疼得迅速缩回了被窝里,不满地盯着他看。

  但这么看着,昨晚那堪称可怕的记忆又纷纷涌来。

  其实起初都还算挺美好,梁现看起来不像有什么经验的,但胜在耐心,仔细。接吻过后寸寸试探,她也没受什么苦。

  但到后来那一步,转折还是发生了。

  并且男人颇有点食髓知味,一发不可收拾的味道,甚至连抱着她去浴室的那次也没放过。

  总之这一夜,基本上刷新了明姒对于“男人”这两个字的认知。

  梁现没出声,当然也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反倒揽过她的肩头,亲了亲她的鼻尖。

  明姒忽然不知道怎么面对他,虽然睡在一起这么多天,但经过昨夜,心理上觉得亲近甜蜜之余,又好像还多了些羞涩。

  她闭了闭眼,把脸缩到被窝下边,说话的时候嗓子还有点点哑,“我要喝水。”

  “我去给你倒。”他应得很快。

  “算了,”明姒又改了主意,在他起身之前抱住他的腰,脸也跟着埋在他臂弯,瓮声瓮气还略带埋怨地说,“你先给我揉揉。”

  梁现依言伸手,看她还是跟个鹌鹑似的埋着脑袋,轻笑了声,“不闷么?”

  明姒:“……”

  闷也不想抬头。

  她现在就是处于一种极度不想面对梁现的状态下。

  总觉得,看他一眼,脸上大概会迅速烧成一片红云。

  但下一秒,她还是被迫抬起头,对上了他的视线。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哭狠了,她这会儿眼角还有点隐隐泛/红,衬着肌肤白皙的颜色,堪称绮丽。

  梁现眸光深了深,还未开口,明姒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快速地窝回了被窝里。

  她声音透过被子传来,有点闷闷的,“你不许想了,今天,不,这一个礼拜都不许想了。”

  谁知话音还没落,她顶上的被子就被男人掀开,白色的光线落进来,然后是他俯身过来的亲吻。

  亲完之后,他勾了下唇角,笑得漫不经意,“我想什么了啊?”

  “……”

  流氓。

  ---

  这天明姒几乎是从早睡到晚,就连刷牙洗脸,也是梁现送到床前来的。

  她有心趁这个机会好好为难一下他,指挥他干这个干那个,几乎是把家里所有的枕头都挑了个遍,才找到一个柔软舒适,刚好适合垫在腰后面的。

  梁现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衬衣和西裤,坐在卧室靠窗的那把扶手椅上,浏览着手里的平板。

  这把扶手椅是西班牙的奢侈品牌,方方正正的极具简约设计感,他身高腿长,坐在上面,不经意一个动作,就像在拍杂志封面照。

  相比之下,明姒可就蔫了许多。

  她一边看他,一边在心里暗搓搓地diss。

  梁现果然是个坏狗,对自己二十多年的发小都能下这么重的手,这简直是比禽/兽还不如。

  不知道是她的目光太有实质性,还是梁现本就在注意着这边。明姒没腹诽两句,他就合上手里的平板走过来。

  明姒就想往边上躲。

  其实昨晚的体验,仔细想想也并没有那么糟糕,甚至到后来她也记不清自己有了几次。但过度操劳总是不好的,她还年轻,并不想和狗男人同归于尽。

  “不是说挪着痛么?”梁现一抬手,没怎么费力就把人捞回来,固定在床头,“我又不对你做什么,怕成这样?”

  明姒抱着靠枕哼哼,“那谁知道。”

  梁现笑了下,帮她把一缕碎发撩到耳后,忽然说,“京弘准备投资一部电影,女主角是冯施如。”

  还以为他要说什么,结果却是这个。

  明姒瞄瞄他,“干嘛和我说。”

  梁现在床沿坐下,两条长腿很自然地伸开,“报备?”

  “哼,随便你,”明姒揪了下被角,顿了会儿说,“冯施如那样的,还不值得我认真对付。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你说起她很扫兴。”

  她沉下脸来,不满地看着他。

  梁现轻笑着应了声。

  他上下打量着她这会儿的状态,又似笑非笑道,“不过,你还有什么兴?”

  “……”

  她沉默片刻,隔着被子踹了他一脚,却因为动作幅度略大,而疼得嘶嘶抽气。

  梁现却毫发无损,还弯下腰来,对她耍了会儿流氓。

  ---

  在床上躺了一天养精蓄锐,隔天明姒终于是恢复了精神。

  起床第一件事,照例是翻翻微博。

  Merald珠宝在微博上也有官方账号,日常发布一些品牌相关资讯以及明星晚宴之类的时尚动态,她获奖那天之后接受了品牌方的一个小采访,也被整理成文章发布在上面。

  因为这个,明姒的微博涨了一波粉,不过一来设计图尚未公开,二来大家的目光大多都放在Merald这个品牌上,会摸过来关注设计师的更是寥寥无几。

  所以,明姒的微博粉丝量满打满算,也还不如成昱这个日常吃喝玩乐的二世祖多。

  她在小群里随口抱怨了一句,立刻招致了成昱的不满:「你说这话是不是看不起我,我怎么说也是平城一线小红人,凭啥粉丝量就不如你」

  柯礼杰:「小红人」

  柯礼杰:「成经理?」

  柯礼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好呆吗?」

  成昱:「……」

  他连着发了好几个痛哭流涕又愤怒咆哮的表情包,还p了张暴揍柯礼杰的图,用以说明自己的心情。

  没人问,他自己先开始抱怨:「我到这才发现原来我对接的是工厂这块,那工厂在荒郊野岭,来回一趟得四个小时,天天灰头土脸的」

  成昱:「我这哪像个经理」

  柯礼杰适时补充:「像个厂长?」

  成昱:「……」

  成厂长出离得愤怒了,跟柯礼杰来来回回地撕了好几十个回合。手机一直一直地震,明姒吃完早餐才差不多停歇。

  她无语地拿起来看:「二位几岁了?」

  消息列表里还有条Merald珠宝大中华区负责人的消息,说她那枚祖母绿的设计图已经投入制作当中,明姒看见了,顾不上理会成昱,回了一条过去。又陆陆续续跟他探讨了半天工艺问题。

  聊完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

  明姒趿拉上拖鞋下床,昨晚两人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她心满意足。

  吃早餐的时候,她没闲着,又打开微信来看。

  发现成昱正在撺掇大家视频。

  成昱:「好久没有看到大家了,难道大家不想昱昱吗!想视频的举手!」

  柯礼杰:「看在你已经沦为厂长的份上,我帮你凑个人头吧」

  等了好一会儿。

  气氛慢慢有点尴尬。

  柯礼杰:「????没人了吗!我跟成昱大眼瞪小眼半天了!」

  明姒想着那个画面,噗的笑出声来,她睡衣外面披了件有些厚度的宽松睡袍,倒是不怕走光。于是抬手一按,加入了群视频。

  “羡慕……”成昱大概是真过得挺辛苦的,脸都瘦了一小圈,“明姒你居然还在吃早餐!”

  “唉,自由职业,一不小心就睡得太晚,有时候也很发愁呢。”明姒咬着一片吐司,笑眯眯地托着腮。

  成昱还来不及愤怒,就看到视频页面里忽然多了个人,他立即惊讶道,“现哥?你这会儿怎么有空?”

  明姒已经在喝牛奶,这会儿放下杯子,调整了下坐姿,优雅地把手机举到了心机四十五度。

  “聊什么呢?”梁现的声音隔着手机传出来,带点儿散漫的笑意。

  “聊成昱的幸福生活。”柯礼杰接了一句,“你们俩呢,最近咋样?”

  明姒随口道,“挺好的啊。”

  她一直举着手机还挺累的,于是仰靠在餐桌椅上。

  成昱忽然狐疑地问,“明姒,你脖子上是什么?”

  明姒下意识地伸手一摸,没摸到什么,“怎么了……”

  忽然脑袋里嗡得一声,反应过来了。

  这是前天晚上,梁现留下的吻/痕。

  她心跳快了一拍,随便地扯了两下领子捂好,“不知道什么虫子咬的,昨晚逛了下花园。”

  “是吗现哥?”成昱歪了下脑袋,下意识地问梁现。

  梁现看着这边,不知看到了什么,倏的勾了下唇角。

  “嗯,我擦的药。”,,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