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49章 4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49

  这场账最终以明姒的求饶告终。

  “停停停…肚子好疼…”她两只手捂着小腹,整个人蜷缩起来,差点滑到床下。

  梁现反应很快,将人捞了起来抱坐在床沿,“怎么了?”

  “肚子疼,”腹部的刺痛忽然变得剧烈,明姒拧着眉,声音疼得都有点颤,缓了会儿才说,“我大概…那个来了。”

  梁现的视线落在她的小腹,抬手覆上去,低声问,“每次都这么痛?”

  明姒摇头,“肯定是在威尼斯的时候着凉了。”

  那几天一直是湿冷的天气,后来逛街的时候,她还买了支冰激凌。

  “我去…看一下。”她从床上站起来,目光快速地掠过床单,发现干干净净没有染上颜色什么之后,才舒了一口气。

  其实算算也差不多是最近,所以发现真的是例假,明姒也不算太意外。

  她垫好姨妈巾回来,趿拉着拖鞋慢慢爬回床上,整个人有气无力地窝在梁现怀里。

  梁现一只手搂着她,亲亲她的鼻尖,“还疼?”

  “嗯,疼。”明姒仰了下头,“你给我揉揉。”

  梁现左手盖在她小腹,微微用了点力气,“这样?”

  隔着衣服,依稀传来温热的温度,明姒往他肩上靠了靠,像只猫儿似的阖上眼睛。

  她这一天跑东跑西,本来就消耗了不少体力,加上这会儿懒得动,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梁现依旧轻轻给她揉着,直到感觉她的呼吸变得均匀绵长,才停下手。

  他拿过枕头垫在她身后,然后倾身起来,抱她躺下。

  明姒一沾床,就自动往他这边滚了滚,两只手也伸出来抱住他。

  “明姒?”梁现叫了声。

  她没说话,但仍是撒娇似的不放手。

  梁现勾了下唇角,目光不易察觉得柔和下来。

  他顺着她在旁边躺下,从背后搂住她的腰,稍微调整了下姿势,将她整个人圈进怀里。一只手按在她的小腹上,慢慢传递掌心的温度。

  腹部那点紧绷的不适很快被若有若无的温暖熨平,明姒的眉头慢慢舒展开。

  她模模糊糊地知道是因为梁现在帮她捂着,于是跟困意抗争,强撑着翻过身,凑上去亲了亲他的下巴。

  然后沉沉睡去。

  就像温顺的小猫伸出尾巴来亲近人。

  ---

  明姒本想着夜长梦多,既然那家店面合适,即便肚子疼也要去把合同给签了。

  但梁现没同意。

  “你不爱我了,你限制我人身自由,”明姒一路跟着梁现从内置电梯下了楼,批评的大帽子一顶接一顶地往他头上扣,“梁现,你变了!”

  但这些言语攻击对梁现一点用都没有,他兀自迈开长腿往前走,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

  “我看错你了,原来你还有大男子主义!”

  “我是去签合同又不是去跑八百米!”

  “狗梁现!”

  她早晨起来肚子还疼得厉害,哼哼唧唧地赖在被窝里滚来滚去,这会儿大概是骂他骂得投入了,音调一声比一声高。

  梁现听着倒有种莫名的安心,于是任由她一路跟到了大门。

  “我说了这么久不都不理我,你果然不爱我了!”话音没落,梁现却忽然站定脚步,幸好明姒反应快,不至于撞上去。

  梁现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略微俯身,在她唇角亲了亲。

  就在明姒内心微微一软还以为他妥协了的时候,听到他慢慢开口,“回被窝躺着,我让石泰在家照顾你。”

  明姒:“……”

  石泰?

  照顾?

  他的言外之意可太好理解了。

  石泰这人的思维跟一块木头没两样,电视里演的那种大小姐要出门保镖跟在后边拦也拦不住的场景根本不可能出现。

  她估计要是她蛮不讲理耍脾气要出门,石泰为了完成不让她出门的任务,能直接把她腿脚打断。

  保镖都是用来禁锢老婆人身自由用的吗?

  她怎么没雇上一两个限制限制梁现的自由呢!

  因为梁现这波操作太过分,但震慑力又过于强悍,明姒只好不甘心地放弃了出门的想法。

  她没好气地往回走,余光扫到旁边站着的石泰,想说什么又最终一言不发地上楼了。

  倒是被迫留下的石泰被她横过来的这一眼给震了下,默默把自己跟贺岁摆到了同一个角落里。

  他跟贺岁这会儿大概都有同一个疑问——

  梁现惹的你,瞪我干啥呢?

  做保镖跟做鸟,都太难了。

  ---

  柯礼杰给明姒发了条消息,现哥又怎么得罪你了?

  彼时明姒正窝在被窝里,肚子上垫了个暖水袋,百无聊赖地刷微博。看到横屏上出现柯礼杰的这条消息,她还挺奇怪,你怎么知道?

  柯礼杰:现哥都自/首了

  柯礼杰:他让我跟你闺蜜林奚珈说声,问问她有没有空来家里陪陪你。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把你给惹生气了,具体的也没说。

  他随即发过来一张截图,是跟梁现的聊天记录。

  基本跟他复述的没出入。

  柯礼杰:不是,说你俩是冤家,你俩还真打算做到底啊?要住一起就和和平平当个室友,天天干架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上次几个人在斯诺克俱乐部,闲聊间他也知道明姒跟梁现如今住在一块儿,还按照惯例调侃了两句,说他俩是不是打算洗心革面,重新认识对方了云云。

  现在看来,洗心革面什么的,不存在的,大概也就是表面应付应付长辈私下里各过各的这样子。

  柯礼杰脑内剧场如何上演,明姒并不知道也不关心,她又点开截图看了遍。

  心说,狗梁现这是打个巴掌给个枣吃吗?

  林奚珈又不能带合同帮她敲定店面的事!

  不过事实证明,林奚珈虽然不能带合同来,但她能带来数不清的瓜,包括但不限于剧组某导演跟女演员的二三事,原配在酒店现场捉/奸脱鞋打老公之类的,当中更是不乏重重反转。

  加上林奚珈这些年苦练笔头,语言功底也不差,跟说书的似的把八卦描述得绘声绘色,跌宕起伏。

  半个小时听下来,也很大程度上转移了明姒对于“梁现好狗哦”和“肚子好疼”这两件事的注意力。

  “歇会儿,我想想还有什么事可说的。”林奚珈敲了敲脑袋。

  她这次可是带着任务来的,就是得把明姒哄到心情舒畅为止。

  林奚珈是上回订婚典礼加的柯礼杰的微信,因为俩人说起来还有点渊源——曾经是小学时候的同桌。不过这些年不太熟,加上了也只是简单客气地聊了几句,非常官方。

  结果冷不丁的柯礼杰就神神叨叨地交给她一项大任,让她来陪明姒聊天解解闷,因为明姒被梁现给惹了,正在气头上。

  正好林奚珈今天没上班,便一口答应下来。

  “哦对了,你跟梁现关系是不是变好了啊,有情况?”林奚珈想不出八卦,决定从身边这位开挖,她身子朝床边探过来,“还是他一直这么会哄人?”

  明姒原本在喝阿姨熬好的红糖,这会儿松开吸管,“哄人个头。”

  她这话的语气,虽然暗含嫌弃,不过倒没有很真心实意,更像是一种赌气。

  林奚珈从中学认识明姒到现在,对于她的反应可太清楚了。

  这种表情和语气,肯定就是有情况。

  “?你是不是对我有小秘密了,我们曾经发誓要交换对方的一切八卦的!”林奚珈咄咄逼人。

  虽然对于成昱那帮人,明姒非常要面子,但是对于林奚珈情况又不同。

  她简略地讲了讲最近发生的事,然后把跟梁现如今的关系概括成:“反正就是在一起了但是现在他惹我很生气!非常生气!”

  受个人情绪影响,前面半句明姒说得非常快,后面关于生气的强调倒是一听就听得出来。

  林奚珈默默挪远了两步,重点却都在前面,“你俩都结婚了,这种关系不应该叫在一起,现在也不能叫吵架——”

  明姒看过去,“那是什么?”

  林奚珈硬着头皮迅速说完,“基本盖章夫妇秀恩爱没错!”

  “……”

  “而且,听你这么说,我觉得梁现挺好的了,长得帅会赚钱这种车轱辘话我就不滚了。关键是,他还知道叫我来陪你哎,哪个男人能想到自己工作的时候怕老婆无聊把闺蜜叫来陪她的?而且……”

  “你等等,别而且了,”明姒抬手打断,静了两秒,“梁现给了你多少钱?”

  ---

  梁现当然没给林奚珈钱,他只是确认林奚珈能过来之后,派了辆车过去接她。

  这也让林奚珈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位大少爷礼数还挺周到。

  后来坐在车上,她没忍住跟柯礼杰一交流,柯礼杰这种损友向来是不惮以最损的角度来揣测朋友的,当即道:害,他肯定是怕你半路不去了或者跑了,哄不好明姒,他回家继续挨骂啊。现哥是个男人,总不能真的跟她吵起来吧,放古代,你就相当于钦差大臣啊!

  林奚珈没忍住多问了句:那你呢?

  柯礼杰怅然:我应该就是那专职传令的大太监了

  林奚珈:……

  不过按她女人的直觉,大太监的话并不可信。

  其实那天的订婚宴,林奚珈就觉得有点儿问题,明姒虽然的确是哭过,但并不像吵架吵哭的,何况这跟明姒的性格也不符。

  所以这会儿听明姒仔细讲完,她对两人突兀转变的关系接受得非常快,还沾沾自喜道,“我真的是福尔摩斯·林·奚珈啊!”

  明姒轻哼了声,不过倒也没想反驳。

  两人面对着面刷了会儿微博,林奚珈忽然把手机递过来:“你快看热搜!平城parrot俱乐部?这不就是梁现…你老公的店?”

  明姒昨天刚刚接受被叫作“太太”,今天又面对了一个新称呼“你老公”,心里怎么想暂且不提,反正嘴上她还是傲娇了一下下的,“什么老公,他就是狗!”

  “哦,”林奚珈也从善如流,“parrot——这不是你那狗老公的店吗?”

  明姒:“……”

  好像也不对。

  那她是什么?,,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