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46章 4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46

  “……”

  她“像不像”那三个字的调子拖得有点儿长,梁现正准备听听像什么,冷不丁就蹦出了偷/情两个字。

  他静了片刻,原本就有些轻佻的桃花眼微微一弯,流露出一种似笑非笑来,“这就算偷/情了?”

  那两个字像是从喉咙底滚过,沾上了他懒散低沉的声线,莫名变得有些色/气。

  明姒本能地觉得他又要不说人话,赶在他开口之前,伸手捂住他的嘴,有点恼羞成怒,“你住口。”

  梁现笑得更厉害,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指间。

  明姒被烫到了似的立即收手,绷起脸说:“我回去了!”

  梁现轻笑,一只手勾着她往身前带了带,俯身亲在她唇角,低声道:“再偷会儿。”

  “……”

  ---

  这一天先是坐飞机又是倒时差,还打了番不太像样的台球,明姒坐在回程的车里,昏昏欲睡。

  她体力不算太好,偶尔去健身房那也是奔着明确的锻炼曲线的目的,并没什么增强体质的显著效果。

  这一路司机开得平稳,她不知不觉就打了个盹。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尽,只有路灯一路蜿蜒,照出前方的路。

  明姒揉了揉眼睛,还是有点没睡够,“好困。”

  她现在困意朦胧,说话带上了点慵懒的意味,声线不自觉也变得有些软,像在撒娇。

  刚才睡着的时候,她不知不觉靠到了梁现的肩头,这会儿按了按脖子打算起来,却没料直接被一只手给压了回去。

  梁现调整了下姿势,把她揽进怀里,低声说,“还没到。”

  于是明姒“噢”了声,又心安理得地窝回去。她其实没有再闭上眼,从这个角度偷偷地看着他。

  等梁现察觉到什么,视线垂下来时,她又飞快地把眼睛闭上装睡。

  大概是演技太好,直到下车梁现都没叫她,而是径直绕到这侧,把人从车里给抱了出来。

  身体腾空的刹那,明姒的心稍微悬空了下,回过神来,唇角又忍不住偷扬。

  她往梁现的怀里侧了侧头,像是睡迷糊了在寻找舒服的姿势,实际上是不想被他发现自己这种情窦初开少女般的心情。

  明姒闭着眼睛,只能凭着感觉来判断方向。

  她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本以为梁现会把她放在沙发,没料这去沙发的路还挺长,七弯八绕的,似乎还坐了内置电梯。等她终于觉出不对劲的时候,后背已经陷入了柔软的被褥。

  明姒立即睁开眼睛。

  梁现一只手撑在她身旁,俯在上方,对她这及时的诈尸毫不意外,勾唇笑笑,“睡醒了?”

  “……”

  虽然说两个人吻也吻过了,但以这种姿势面对面还是头一遭。

  明姒又不是什么都不懂,高中那会儿林奚珈沉迷嗑cp,没少跟她分享那些小黄漫小黄文什么的。

  这一瞬间,那些乱七八糟的知识点就控制不住地往脑海里涌现。

  她伸出一只手,推住他肩膀,点点头,“睡醒了。”

  “怎么没多睡几分钟?”梁现的视线落在她的手上,又瞥过来,带着调侃的笑意。

  明姒:“……”

  一看就没怀好意。

  坏东西就喜欢调戏她。

  经过在威尼斯的几天,甜蜜之余,明姒其实也暗搓搓地生出了许多愤愤不平的小情绪。

  比如,同样都是刚在一起,为什么梁现这么游刃有余,她却好像被吃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大概骨子里那点儿不服输的劲,还有以往跟梁现斗嘴的惯性作祟,明姒下定决心扳回一城,冲他眨了下眼睛,“几分钟你够?”

  这话音落下,两个人都有片刻没反应过来,四目相对了半秒。

  下一秒,明姒翻身抓住旁边的被角要往脸上盖,几乎是同时的,梁现却抬手轻轻松松给她掀了回去。

  明姒身材苗条力气又小,哪里是他的对手,被子被他压在手掌下,她怎么扯都扯不动,脸倒是越来越红。

  “明姒,”梁现一只手摁着被子,另一只手扣着她的手腕,压着笑意缓声道,“你想什么呢?”

  明姒这会儿就是想死。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找了个如此独特的挑衅角度,没损梁现半分,倒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可恶的小黄/漫。

  梁现低笑,“说句话。”

  明姒瞪他,又想拉被子,想想拉不动,只好抬手捂住脸,声音从手掌下边传出来,瓮声瓮气的,“你好烦。”

  她不想面对,但梁现这人似乎是铁了心要烦到底,伸手搂过她的腰,就这么将人从床上挖了起来。

  明姒挣扎不脱,手挥来挥去的,也没法阻挡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最后被他面对面地抱进怀里。

  她不敢动弹了。

  刚才挣动间,她的手不知何时从他的肩头滑落,一路顺着胸膛往下,最后落到了……

  ……而且还有非常明显的触感。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明姒竟然觉得指尖有些发烫。

  这个姿势,她的颈/侧能感觉到梁现的呼吸拂过,滚烫灼人,似乎从刚才开始就有些重。

  “你、这个,我……”明姒脸颊烧红,组织了半天也没组织好措辞,最后只能虚虚撑起底气,“我不是故意的!你赶紧……”

  话音没落,唇上已经传来了熟悉的温度。

  她整个人略微后仰,又被扣住后脑勺拉回来。

  明姒明显感觉到,这次的吻跟之前那几次都很不一样。

  前几次,梁现起码还是克制的,但这一次,简直是在被锁的边缘试探。

  她的腰肢被紧紧扣住,任他肆意探索唇/齿的每一处。揪在他领口的手指越收越紧,心跳的悸动像是被潮水淹没。

  到最后,还被扣着手,抓住了他腰间的皮带。

  ……

  ---

  梁现简单地冲了个澡,出浴室之后,看见明姒整个人蜷在被窝里,被子高高地拉到了头顶。

  他迈开长腿过去,坐在床沿,试探性地拎了拎被角。

  明姒就跟早有防备似的,身子一滚就把被子卷走了。她整个人挪到了床的另一侧,声音从被窝里传出来,有点儿恼怒,“你别动。”

  梁现看着被窝里的一团,轻笑了声,“那我出门了,12点回,你早点睡。”

  明姒铁了心不正面搭理他,闻言只是从被窝顶上伸出一只手,敷衍地朝他挥了两下。

  她竖起耳朵,直到梁现的脚步声消失,才掀开被子坐起来。

  不知道是憋的还是怎么的,明姒的脸红扑扑的,她一边下床用脚尖找着鞋,一边不断地给自己扇风。

  鞋穿上了,她坐在床沿平缓了一下心跳,又神经质地嗅了嗅自己的指间,只闻到了洗干净过后淡淡的洋甘菊味道。

  脑海里浮现出刚才的一幕幕,明姒仰面倒回了床上,抬手遮住眼睛,过了下整个人蜷起来乱踢了一通,感觉既甜蜜害羞,又心烦意乱。

  这么翻来覆去了好久,她才重新穿好拖鞋下楼。

  ---

  离开观澜公馆这么些天,要说想念什么东西的话,当属温泉了。

  一楼浴室直接引了山中的温泉下来,玻璃做了特殊处理,能单面看见外面。白天可以欣赏后院的池塘和远处山景,夜晚打开投影装置,就像被四面八方的星空环绕。

  氤氲温热的水雾从池面升腾起来,不一会儿整个浴池都变得混沌朦胧。

  明姒淋浴过后,抬脚踏入浴池。

  温热的水慢慢没过脚背,然后是肩膀。

  她仰头躺在浴池边沿,一只手举着手机,随便翻看了几条朋友圈的动态。

  心情还是有点飘飘忽忽的。

  顺着联系人列表往下拉,一个个字母过去,最后在底端找到梁现。

  他的备注还是上回她一气之下给改的“锡纸烫”,这几天两人都呆在一起,没怎么用微信联络,明姒也没想到改备注这茬。

  现在看是看到了,就是不想改。

  明姒点进“锡纸烫”的聊天框,想来想去,给他发了几个字加一张图片。

  与此同时,城西“盛御会”。

  这是一家纯会员制的高端商务会所,坐落于寸土寸金的江畔核心地段,某位外来富商当初花了大手笔从政府手里拿下,光是改造的费用就花了近千万。

  平日里只向特定会员和会员带来的嘉宾开放,自成立之初就牢牢地把“逼格”二字镶进了平城商务人士的印象里。

  汇思开发的徐总为了今天这场会面,前前后后忙了足足一个多月,当中辗转了不知几层关系,才跟这位京弘太子爷搭上线。

  那么多疏通关系的血本都下了,也不差今晚这场。于是徐总特意将地址选在了平城这家商务会所——他自己还没资格入会员,是作为嘉宾跟着辰定国际的魏董来的。

  只是现在的情况就很迷。

  那位年轻的太子爷初初落座,就拒绝了他特意送来讨好的女伴,说来奇怪,他明明是风流浪荡的长相,对女人,却意外的冷漠无情。

  是类型没选对,还是性别没选对?

  当然,问是不能问的。徐总只能忐忑地赔着笑,说起正事,“梁总,我今天约您来,主要是我们公司筹备在城南……”

  今晚的目的他早跟这位梁总的助理报备过,可行性报告跟详规也早早地送过去了,这会儿再说一遍车轱辘话,实际是想将合同给拿下。

  然而,这位大少爷看着像个玩世不恭的二世祖,说话时眼底也懒洋洋的带着笑,好像业务态度并不那么认真,可问题却一个比一个尖锐。

  开发资质,后续贷款,环保资质……几个公司做了文章的点,他全都重点拎出来问了一遍。

  徐总被问得磕磕巴巴,满头冒汗,余光扫到角落里站着的那俩女人,心里悔不当初——早知道京弘太子爷这么不好糊弄,他带什么女人啊,他应该把公司那一堆智囊团都打包带过来。

  “这个……梁总,”徐总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飞速思索着措辞,还未来得及开口,就看到对面的梁大少爷已经百无聊赖地看起了手机。

  他靠着椅背,单手撑着脸侧表情淡淡,另一只手解锁屏幕,不知看到了什么,唇角勾起笑意,继而轻哂。

  ——凭这一晚上对梁总的了解,徐总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他现在心情挺不错。

  于是他继续试探性开口,“梁总……”

  谁知对面那大少爷却站起身来,他收了笑,单手插/进西裤口袋,“魏董,徐总,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很期待与二位的合作,不过希望下次,我能看到更为成熟的方案。”

  徐总嘴巴一张,跟魏董对视一眼,半天没反应过来。

  不是心情挺好的吗怎么就要走,这大少爷急着干嘛去呢?

  ---

  明姒发来的消息只有六个字,「呜呜呜它脏了」

  梁现刚看第一眼,还以为她把什么喜欢的东西给弄脏了,结果就看到跟着发来的图片,拍的是她的手。

  手指白/嫩修长,指甲圆润,被柔和的光线一打,朦胧又漂亮。

  两条消息连起来看——

  手脏了?

  作者有话要说:别问我,我还是个崽崽什么也不懂的。

  ---

  谢谢大家的投喂=w=

  阿拉蕾【地雷】3个;

  戴口罩的猫儿、改个好记的名字【地雷】1个;

  Yui30瓶;是我呀???20瓶;称霸幼儿园7瓶;流年终好、念弓长、果茶、moguguday、388016905瓶;妧3瓶;伤年已陌2瓶;BROWN:-D、栀虞°、子曰三千、Lin、甜酒.、可爱kkk、存在、西西、舍予先生、十九、圆圆到嘛1瓶;,,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