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45章 4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45

  秋冬季节的威尼斯,其实并不是个旅行的好地方。@无限好文:尽在

  二十四小时中几乎一刻不停的雨,下得人能抓狂,气候又湿又冷,连颜色跳跃温暖的建筑都呈现出一种灰暗色调。

  不过,大概是刚刚开始恋爱的人总会干那么点无聊之事,下午跟梅罗德的会面结束之后,晚上明姒还是跟梁现一起去逛了街巷里的小店。

  颇有点风雨无阻的势头。

  威尼斯本岛不如穆拉诺那样随处可见各种制作玻璃的手工艺工作坊,但藏于街道中的店里也有许多精致漂亮的工艺品。

  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街走到尽头,明姒已经发挥购物的本能,买了二十几张威尼斯面具、六只陶瓷碗碟还有各种零零碎碎的彩色玻璃小人、花朵、杯子,还意犹未尽。

  她读大学的时候,有段时间喜欢研究收集一些奢侈品餐具,闲暇时光也会跟朋友去伦敦切尔西区败家。

  这种无名小店里的工艺品远远不及切尔西区从世界各地网罗来的奇珍异宝,价格更是难及万分之一,但不知怎的,明姒就是有点恋恋不舍,牵着梁现的手一晃一晃,唇角都禁不住上扬。

  “你怎么不用回国啊?做总部副总这么闲的吗?”她挑选着,忽然心血来潮地问了一句。

  梁现一只手拎着她的大包小包,边看她手里摆弄的小玩意,“晚上有个视频会议。”

  事实上,白天他也没闲着。

  他轻笑了下,“明天跟你一起回。”

  明姒翘了下唇角,“哦。”

  她放下手里的玻璃小兔子,反倒催促起了他,“那赶紧回去了,你还要开会。”

  两人带着一身的潮气回了家,洗完热水澡换了衣服,又舒舒服服地窝在一起腻歪了一会儿,才各自做各自的事。

  明姒挑了几样blingbling的小东西放在窗台上,衬着落雨的背景,刚好有几道流光溢彩的反光。

  她拍完照片修了快十分钟的图,最后上传朋友圈和ins。

  这些玻璃制品在她那晒满旅游照、各种舞会派对的朋友圈里画风显得十分格格不入,但她却反反复复翻看了好几遍。

  现在回想昨天,好像是一个不真切的梦。

  却很美妙。

  明姒定了定神,放下手机,准备着手修改一下那枚祖母绿的设计方案,然后传给Merald的设计总监。

  动工之前,她先背起手,溜达到书房里看了梁现一眼。

  梁现就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对着一台笔记本。

  他穿着黑色的毛衣,工作时身上那种散漫的气息消散不少,基本能让人产生这是个正经人的错觉。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浮现一秒,就被明姒掐灭了。

  她有点儿气咻咻地瞪着他。

  他哪里是正经人。

  梁现察觉到这目光,抬起眸来,还未开口,明姒就已经跑了。

  他失笑着摇头,又暂且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文件上。

  小孔雀是个兔子胆。

  刚才闹得有点过,她大概害羞了。

  明姒的设计稿改完,梁现一个视频会议还没有结束。她不想跑过去找他了,刚才被发现,就好像自己非常想见他迫不及待送上门似的。

  于是她抻了个懒腰,往后靠在椅背上,解锁手机。

  小群里,有人艾特她。明姒点进去,先看到醒目的一排感叹号,还有“本人很生气”的表情包。

  不用想也知道是成昱。

  她往上划消息。

  成昱:「告诉大家一个沉痛的消息:分公司副总经理出车祸了,大概要截肢[惊恐]」

  明姒看到这句时一头雾水,心说虽然很不幸……但是好像跟他们并没什么关系?

  成昱:「我爸要我提前上岗,年都不过了」

  成昱:「后天你们就看不到我了」

  成昱:「我下午还被抓去换了个巨丑无比但据说很成功人士的发型」

  成昱:「自拍.jpg」

  成昱:「?」

  成昱:「你们人呢!!」

  成昱:「@明姒,你有空发朋友圈没有空理我,我不是你最爱的昱昱了!」

  接下来就是一波表情包攻击。

  在明姒看完的同时,喻川的消息也进来:「刚出图书馆。」

  他临近毕业,论文跟实验接踵而至,每天几乎忙得昏天黑地,少有闲暇看群消息。

  成昱:「当心秃顶」

  喻川:「……」

  他本来想昧着良心安慰成昱一句发型还行,这会儿面无表情地收起了手机,没再看了。

  过了下,柯礼杰也冒泡:「什么大事儿啊,把我给震醒了」

  他大概是刚翻到成昱的新发型,敲出了一行评价:「嚯,这西装一穿,跟卖保险的似的」

  成昱:「……」

  成昱:「我跟你绝交!」

  明姒落井下石:「是挺像的」

  成昱开始四处找茬:「明姒你跑威尼斯是度假去的吧?朋友圈里发的什么东西」

  明姒:「?什么东西?注意你的措辞」

  成昱:「你给我带几个回来我勉勉强强原谅你」

  明姒:「想得美」

  成昱:「我就要被发配分公司了你都不可怜可怜我?!我果然不再是你最爱的昱昱了!」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嘴,柯礼杰时不时从中添乱,冷不防梁现忽然发了条:「本来也不是」

  群里安静了片刻,明姒抬起头来,望向书房门的方向。

  所以他是工作时间在摸鱼,还是忙完了居然不第一时间找她反而刷起了手机?

  下一秒,她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梁现从书房里走出来,抬手揉了下脖颈,一只手自然下垂,手里还握着手机。

  明姒重重地把手机拍在软椅上,在靠背上坐直身子,环起手臂。

  一连串的动作充分传达了“我现在心情很不好”的讯息。

  梁现迈开长腿走过来,在她身边拉开椅子坐下,低笑,“跟成昱没吵赢,生气了?”

  明姒:“……”

  关成昱什么事,是你的错!

  她不理他,哼了一声,闹情绪闹得十分高调。

  好在梁现还没有太笨,猜出来了。他笑了下,缓声问,“生我的气?”

  “你不是在书房开会吗,怎么有时间看手机?”明姒越说越生气,转身拿手机怼在他的肩头,声调扬得高高的,“你还先回了成昱的消息!”

  “成昱的醋你也吃?”梁现挑眉。

  “你还吃石泰的醋呢。”明姒不服输地盯着他。

  梁现败下阵来,笑着揉揉她的头发,“那下次不这样。”

  他刚才只是忙完了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想看看有没有她的消息,没料点进去就是成昱的“最爱”那句,想都没想就回了。

  “这样就想我原谅你啊?”明姒睨他。

  “嗯,那要怎么做?”

  “给我捏捏肩,捶捶腿,小心伺候伺候还差不多。”她摆起谱来,眉梢得意洋洋。

  梁现低笑,还真的伸手给她按起了肩。

  倒是明姒,心安理得地享受了一会儿之后,气消得也很快,于是靠进了他的怀里,“给你免罪了。”

  梁现一只手搭上她身后的椅背,方便她躺得更舒服一点。

  或许是认识很多年的缘故,这些亲昵的小动作他们做起来格外自然默契。

  新晋情侣之间那点陌生也在无形之中慢慢消失。

  当然,不包括更亲密一些的举动。

  群里成昱已经不满意了:「现哥你怎么帮着明姒!」

  柯礼杰:「废话,那是他老婆」

  成昱:「对哦」

  这群人刚得知他们结婚的时候,一个比一个的震惊纷纷表示世界观稀碎。

  后来慢慢接受了现实,还能反过来拿他俩这“表面夫妻”的关系当梗,调侃一两句。

  柯礼杰:「@梁现@明姒,话说你俩最近见面打架了么哈哈哈?」

  明姒:“……”

  还“哈哈哈”,她哼了一声,抬指打上:「我们最近关系非常好[微笑]」

  这个带着浓浓嘲讽意味的“呵呵”本来是针对柯礼杰的,但谁知群里那俩人脑回路出奇得一致,不反思自己,居然都认为她是在说反话。

  柯礼杰:「唉,现哥指定做什么事又惹她了」

  成昱:「唉,你说他俩也没什么大仇,怎么就是气场不对付呢?」

  柯礼杰:「唉,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的冤家吧」

  成昱:「唉」

  柯礼杰:「唉」

  成昱:「唉」

  「……」

  明姒:“……”

  她本来还想解释一下,结果看到后边这此起彼伏的“唉”,顿时连字也不想打了。

  ——呵,愚昧无知的人类,有的是你们后悔的时候!

  ---

  用成昱的话说,因为立马要被发配分公司,年前都不一定能回来一趟,所以今甜攒的这局,大家都必须来。

  ——其实他每回攒局,都能说出几个必须来的理由,有限的语文水平在这方面倒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于是明姒跟梁现刚下私人飞机,就让司机径直开往斯诺克俱乐部。

  跟威尼斯的暴雨天气相反,平城正值午后,秋日里阳光明媚。车子驶过俱乐部外的紫藤花架,穿过一道道细碎斑驳的光影,很是漂亮。

  走到俱乐部门口,还未推门,明姒忽然后退一步,“你先进,我晚点儿来。”

  梁现眉梢微挑,“不好意思了?”

  明姒难得没有否认。

  她本来都想好要跟梁现手牵着手进去吓人一跳了,但稍微顺着成昱他们可能出现的反应想象了一下,自己先紧张羞怯得不行。

  而且,鉴于她之前跟梁现不对付的种种表现,甚至还互相放话不是喜欢的类型、喜欢狗也不喜欢他……这会儿就甜甜蜜蜜地出现,总有种在发小面前自打自脸的感觉。

  可以想象,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必定会成为他们调侃的一个新梗。

  小孔雀骄傲的自尊心不能接受。

  梁现还想要说什么,明姒态度异常坚决,“不行!我去洗手间补个妆,口红都被你亲掉色了。”

  说完,也不知是觉得害羞还是怕他不同意,飞快地走了。

  等明姒磨磨蹭蹭地补完妆,再走到楼上。

  就看到卡座里,成昱跟柯礼杰在倒酒,梁现坐在对着楼梯口的方向,视线也看着这边。

  他仍是懒散地靠着椅背,光线隐隐绰绰,照出他英俊立体的五官,甚至穿的衣服颜色,都跟回国后的那天很像。

  恍然间,有种穿越了时光的错觉。

  看到她,梁现轻轻地挑了下眉,眼里有笑意。

  明姒弯了下唇角,很快敛住表情,迈开脚步走过去。

  “等你好久了,”成昱指了指旁边的几张球桌,有个美女正在细致地擦巧克力粉,“那几桌是咱们的位置,先吃点东西。”

  几个人有段时间没见,光是聊最近的事都聊了好一会儿。期间,明姒看了眼手机,之前接的那个杂志纪念周边今天刚好开始预售,编辑说官博圈了她,让她上线互动一下。

  明姒营业完毕,想起了什么,把自己的微博往桌台中央一放,“你们关注我了没有?”

  “你还有微博?”柯礼杰震惊。

  “刚注册的,快关注。”明姒看着他们陆陆续续拿出手机,加了关注,翘了下唇角,然后故意用很正常的语气问,“梁现你呢?”

  梁现笑了声,声线漫不经心,“我没有微博。”

  他演不合还演上瘾了是吗?

  明姒干脆也板起脸,“那你现在注册。”

  梁现拿出手机,先下了个app,然后一步步开始注册流程。到昵称那里,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轻勾了下唇角,抬指打了几个字。

  “行了。”他扬眉。

  明姒果然看到列表里新增了一个关注,只是这一串英文字符的名字也太随意了点吧,充分怀疑是乱打的。

  她刚想退出微博,忽然觉得不对劲。

  「yxndsg」

  再仔细地拼一遍。

  养仙女的帅哥。

  她“噗”得笑出声,旁边成昱奇怪道:“明姒,你笑什么?”

  “没什么。”明姒轻咳了声,朝梁现看过去,轻轻做口型,“自、恋、狂。”

  说完唇角却禁不住扬起来了。

  明姒会打台球,但技术不算好,比不上这几个常玩的,于是,梁现肩负起了指导的任务。

  说来大概连成昱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虽然他们深知明姒跟梁现经常斗嘴,但每逢这时候,还是会不经意地给他们制造点独处机会。

  从另一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因为明姒那脾气,只有梁现能镇得住。

  明姒以前从来不知道,教打台球原来是这么色/气满满的一件事。

  她站在桌前,梁现就站在她身侧,微微俯身帮她调整角度。两个人的距离近到气息相闻,他只要稍稍侧头,嘴唇就能碰上她的鬓角。

  明姒的注意力压根没在台球上,连续瞎戳了几个之后,她脸颊都有点发烫,一边抬手扇风,一边放下球杆,“我要去洗手间。”

  成昱、柯礼杰跟喻川打的是三人轮流局,这会儿俩人忙着决一死战,喻川在回实验室的消息,于是,旁边那张球桌边什么时候没了人,他们也一无所知。

  --

  明姒平静完情绪,刚出拐角,就感觉身侧有人伸出手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力量拽过去,随即落进一个怀抱。

  她惊了半秒,心又落回了一半,“梁现!”

  梁现笑了声,垂眸落在她绯红的脸颊上,不言不语地亲下来。

  这拐角是通往逃生通道的,一般没人过来,光线昏昏暗暗,但又得随时担心会不会有人来上洗手间,然后刚好往这边看一眼。

  于是,这次的接吻体验非常刺激。

  明姒的小心脏跳得比以往厉害,她忍不住低下头,又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肩,“我们这样……”

  梁现喉结微滚,声线哑了哑,“嗯?”

  她仰起脸,神情里有种抑制不住的小羞/涩,“像不像……偷/情?”,,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