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38章 3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38

  被攥住手腕的一瞬间,明姒的心脏狂跳,差点惊叫出声。

  回过神来,她有点儿不可置信,“你装睡?”

  不然哪有这么巧的,刚好被抓到现行。

  “有你这么冤枉人的么?“梁现服了她倒打一耙的能力,好笑道,“我刚醒。”

  他昨天睡得晚,早晨就多睡了会儿。

  将醒未醒的时候,忽然感知到有什么东西靠近,一睁眼,就看到明姒近在眼前,手还一副想往他衣服里伸的模样。

  第一反应是,小孔雀憋了个恶作剧。

  然而细看,又不太像。

  卧室里光线寡淡,她穿着丝质的烟粉色睡袍,窈窕的身形隐没在黯淡里,肌肤白如同铺了层雪,唇色却嫣红,眼里蕴着水光。

  像旧电影朦胧不真切的画面,明媚,柔弱,又性/感。

  梁现慢慢松开手,喉结滑动了下。

  早晨是男人比较容易尴尬的时刻,一醒来就在床边看到个明艳美人,无疑加剧了这种反应。

  梁现闭了下眼,慢慢压下了这股情绪。

  明姒不明所以,但是,他松手了总是好的。

  她握住手腕,脑袋里快速思索该怎么圆满地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初步想出了三种解释。

  谁知,梁现根本没继续问。

  他坐起身来,一时半会儿没说话,墨蓝色的被套滑落至腰际,露出身上穿的黑色绸质睡袍。

  空气很安静。

  明姒这才发现,两人的睡袍款式相同,领口压了条如出一辙的波纹,还有一行精致的刺绣。

  她的视线落在他那行斜斜的白色刺绣上,在心里拼读了一遍。

  是“LIANGXIAN”。

  “再看收费了啊。”梁现似笑非笑的,嗓音有些低哑。

  明姒立即收回视线,声音有点儿恼,“谁看你,我回去了。”

  她说着就要转身,谁知梁现长手一伸,拽住了她的手腕。

  明姒愣了下,“干什么?”

  梁现松开手,又按亮了灯,唇角带笑,“聊聊?”

  “有什么好聊的。”明姒嘀咕着,狐疑地看了他几秒,最终还是坐在了床沿。

  她为了不弄出声音,刚才是脱了拖鞋进来的,这会儿赤足踩在深木色的地板上,脚底冰冰凉凉。

  就在这时候,梁现往侧边坐了点,抬起下巴示意,“脚不冷?”

  明姒看了他一眼,没说话,默默在脑内做完了一道选择题。

  最后,她蜷起两只脚放在床上,微微挪了个方向,掀开被子盖住足背。

  她就像是一只小动物,踏入了陌生的领地,步步试探着前进。

  梁现看在眼里,唇角不自觉轻勾。

  这个姿势,明姒只能抱住膝盖,几乎一抬眼就能看到靠着床头的梁现。

  他好整以暇,她却忽然不自在,视线往边上飘开,人也往后挪了点,几乎是虚虚坐着床沿,声音带着防备问,“要聊什么?”

  梁现不答,轻笑了下,“不怕掉下去?”

  明姒习惯性回他,“我更怕你耍流氓。”

  梁现靠着床,眼尾一瞥,慢悠悠道,“我要真想把你怎么样,你坐哪儿都没用。”

  明姒:“……”

  她先是觉得有点儿恼,继而没来由地认同他这句话,然后陷入了迷茫。

  梁现刚才那句话带着笑意,是大少爷一贯以来开玩笑的口吻,带着些许轻佻意味,往前她总觉得他散漫不正经,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但这次,她居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反感。

  这是……为什么?

  还没等明姒把这茬想通,就听到梁现叫她,“明姒?”

  她回神,恰好看见他从床头柜上收回手,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盒子,视线瞥过来,“给我的?”

  梁现之前其实并没留意这卧房的陈设,只是他跟明姒坐在同一个被窝里,只要稍一垂眸,就能看到对面。

  为了避免再有什么反应,他暂且移开视线,恰好看到床头柜上一只精致的小盒子。

  没记错的话,昨晚那里是空的。

  梁现打开来,只见黑色丝绒衬布上,放着一对精致的银色雕花袖扣。

  显然不是女人用的。

  他唇角不自觉勾起,又问了一遍,“给我的?”

  在明姒原本的计划里,梁现会默默收下这个没什么含义的礼物,彼此之间心照不宣就好,一切都很完美。

  但现在,她不光摸喉/结被逮了个正着,还要被迫面对面地承认。

  果然梁现是个坏东西,从来都不会顺着她的心意。

  “是、是啊,”明姒反复在心里强调“不过是个袖扣而已这没什么大不了我还送成昱包包呢”,虚虚撑起了底气,手掌迅速朝他一摊,“不喜欢还给我。”

  梁现的声音几乎毫不迟疑,“喜欢。”

  听见他低沉嗓音的那刻,明姒心脏莫名其妙的,小小地漏跳了一拍。

  她下意识抱住膝弯,一时间竟然找不出话来说,只剩没什么意义地“哦”了一声。

  梁现看着那对袖扣,又看看对面的明姒。

  所以小孔雀今天早上,是跑他房间送礼物来的,而现在大概是害羞了,脸快要埋到膝盖里。

  他越想越有趣,不经意笑出了声。

  明姒却恼怒地抬起头,在被窝里伸长腿踢了他一脚,“不许笑。”

  ---

  订婚典礼过后,明姒的日子并没有什么翻天覆地的改变。

  非要说的话,多了个一起住的人。

  观澜公馆那房子她喜欢,地段好风景好,最重要的是,有一间跟书房打通的工作室,半面朝着小花园,用起来十分舒服。

  订婚宴那晚,她粗略逛了一圈,已经决定拿这里当度假中心,隔三差五地小住一番。

  但隔天便改了主意,搬家之后顺便辞掉张姨,换了个嘴巴严实点儿的新管家。

  岑心雁手再长,也管不了她在这栋别墅里用什么人。

  而梁现,自从她搬过去之后,也偶尔会回来住。没回来的时候,就是不在平城。

  起初明姒还以为,别墅里多了个人,会需要一小段时间去适应。

  谁知,两个礼拜过去,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好像也谈不上适应不适应的问题。

  他们住的也不是同一个房间,有时候明姒一觉睡醒,才会发现昨晚家里有人回来过的痕迹。

  一问管家,说是梁现昨晚12点回的,早晨7点又走了。

  总之,这位大少爷还是个大忙人,能不能跟她碰面全靠运气。

  林奚珈对于这种婚姻模式叹为观止,“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婚后这样相处的夫妻,你们这算什么,亲人吗?朋友吗?”

  明姒从时尚杂志上抬起头,思索片刻,“室友吧。”

  “哈哈哈哈哈,”这话不知戳到了林奚珈的哪个笑点,她抱着猫笑倒在沙发上,躺着看她,“那你室友今晚回家吗?”

  “不回,”明姒翻了一页,想了想又补充,“我室友已经三天没回过家了。”

  准确地说,连平城都没回。

  “他在忙什么啊?”林奚珈好奇。

  “不知道。”

  林奚珈抱着猫坐起来,刚想说什么,脚却不小心踢到了一个盒子,她捡起来,“这是什么?”

  明姒接过看了眼,想起来了,“品牌送的中秋礼物。”

  每年元旦、中秋、圣诞这种中西方佳节,各大品牌主管总是会先后给她寄来礼物。

  礼不重,意在做份温馨的人情。

  有时候是施华洛世奇水晶小摆件,有时候是品牌限定的香氛什么的。

  这个盒子,当时搬家不小心一起拿了过来,明姒随手放在了工作室,一时也忘了拆。

  粉色的盒子中间是品牌的标志,绘着粉金色的烟云。

  解开绸缎丝带,里边放了一张贺卡,两支香水,还有四枚背面分别绘着春夏秋冬图案的香牌。

  明姒拿起一张,喷了点香水上去,闻到了清新而独特的尤加利叶味。

  她觉得有点儿熟悉,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好像是梁现车载香水的味道。

  ……但是奇怪,她为什么会想到这个?

  “卧槽。”林奚珈忽然叫了声。

  明姒回过神,“怎么了?”

  “梁现……回京弘总部了,”林奚珈直接把手机递给明姒,不可思议地感叹道,“他才来影业多久?几个月吧,我面都没见过呢。这是婚一订,就要继承王位了?”

  明姒接过来看了眼,是一个平时跟林奚珈在公司关系比较好的女生发来的消息,开局就是好几个痛哭流涕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苍天啊我不活了,梁总去京弘总部了!」

  「为什么!!!他抛下我离开了!!」

  「截图.jpg」

  明姒点开截图。

  是一张群聊页面,内容大体相同,大致意思就是人事部的同事得了确切消息,梁现升任京弘总部副总,座驾前脚刚离开影业,后脚群就炸了。

  一群女职员哭天喊地,就差跪在他总裁办门口求他别走。

  明姒顺带着看了眼群名,叫“没有八卦能逃得出我们的魔爪”。

  明姒:“……”

  所以她现在是要通过八卦群,才能知道梁大少爷人在哪儿了。

  “你一点儿都不知道?”林奚珈问。

  她本来觉得两人多少是夫妻关系,再不济那还是发小,生活在一起,总不会对对方不闻不问的。

  “不知道,”明姒把手机还给她,“我们也不聊这个。”

  林奚珈好奇,“那聊什么?”

  “聊……”明姒顿了下,有点卡壳。

  不知怎的,她想起那天送袖扣的那天早晨,两个人坐在被窝里。

  梁现被她踢了一脚,声线里反带着未散尽的笑,叫她,“明姒。”

  她还生着气,语气硬邦邦的,“干什么。”

  他看着她,桃花眼微微一弯,“我们住一起试试吧。”,,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