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35章 3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35

  明姒并没把他的“后悔了”跟她刚才的表现联想到一起,莫名其妙道,“后悔什么?”

  她说着,抬眸朝梁现看去。

  此刻两人距离挨得近,梁现微微弯着腰,从她的角度,刚好看见他的喉结轻轻滚动了下。

  明姒不知想到了什么,迅速移开视线,手掌故作扇风状,一时半会儿没出声。

  梁现站直了,问她,“很热?”

  明姒的手掌停在半空,像是刚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似的。

  顿了半秒,她又把手放下,若无其事地搭在腿上了,“还好吧。”

  她今天戴了顶细细的王冠,上边点缀着粉色的珍珠和钻石,黑色的长发被拢在右侧,每一根发丝的卷度都像精心计算过,随意慵懒得恰到好处。

  这会儿她微微侧过脸,身上香槟粉的轻纱衬得皮肤白皙剔透,裙摆蜿蜒落地,精致的蕾丝花瓣和手工钉珠在灯下熠熠生光。

  她就这么坐在那里,笼在薄纱似的光线下,甜美中带点儿小性/感,肤色有种朦胧的白皙,美好得有些不真实。

  梁现轻蹭了下手指,似是觉得无处安放,最后插回了西裤口袋里。

  “你刚才问什么后悔不后悔的?”明姒换了个姿势靠着沙发背,偏头看他,隐约猜到了点,“和你结婚?”

  梁现走到她旁边的单人位坐下,“嗯”了声。

  他已经明白刚才那下是误会,却不知怎的仍想知道答案。

  “不后悔啊,”出乎意料的,明姒直接给了否定的答案,她语气松松,“就像你说的,不是我也会有别人,还不如找个熟一点的。我也是一样。而且——”

  她话音止住,目光将他上上下下地打量。

  梁现轻轻挑眉,“而且什么?”

  明姒托着腮望着他,眼里带着点儿笑意,“自己猜。”

  ---

  作为订婚宴的主角,太长时间消失在主场自然不妥当。

  过了会儿,化妆师和造型师便礼貌地敲门而入。

  明姒进了VIP休息室的隔间,再出来时,换了条银灰色的拖尾长礼裙,乌黑的头发挽上去,松松挑出几缕,颤巍巍地打着卷儿落下,眼角眉梢皆是矜贵妩媚。

  她很少这样穿,却有种别样的好看。

  嘉里酒店作为平城数一数二的五星级酒店,设计颇具古典风格。

  酒店中央有座六角形尖顶玻璃花房,里边种植的玫瑰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昂贵品种,不少都曾在切尔西花展上高调亮相,甚至有几株还拍出了两千多万的高价。

  这些稀有玫瑰刚引进的时候,明姒就作为第一批客人应邀前来欣赏,不过那时候是白天,而夜色下的玫瑰园,被薄薄的月光笼罩着,泛着明净的光亮,又有种不同的浪漫风情。

  隔着很远,便隐约闻到了馥郁的香气。

  明姒是喜欢玫瑰花的,挽着梁现往那边走,忽然轻轻眯起眼,“那不是梁进宇么?”

  在玻璃花房的边上,有人站在那里打电话。虽然夜色朦胧,但从身形和穿着上,不难辨认出身份。

  “扫兴,”明姒对梁进宇一点都没有好感,高跟鞋转了个方向就要离开,“下次再来看。”

  “要走也是他走,”梁现站在原地,没什么所谓道,“哪有你让他的道理?”

  明姒脚步一顿,忽然觉得这句话有点受用。

  梁进宇很快察觉到了有人走近,他挂掉手中的电话抬起视线,就看到梁现跟明姒站在不远处。

  “你们怎么在这里?”几乎是在抬眸的瞬间,梁进宇便换上了一贯温和的笑,“今晚你们可是主角,不在宴会厅陪陪爸他们?”

  听他这语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继兄弟之间关系挺和谐。

  明姒最烦这样假惺惺的人,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眼前的梁进宇就是个女版白莲花,让人忍不住想手撕一顿。

  “来看花。”梁现并不想配合着上演兄弟情深,声线很淡。

  梁进宇点点头:“好兴致。”

  梁现视线一垂,落在他的手机上,唇角勾了勾,意有所指,“你兴致也不错,专程到这里打电话。”

  梁进宇神色僵了僵。

  电话是打给京弘的对手集团的,因为需要避人耳目,所以他才远离喧嚣的宴会厅,到了僻静的玫瑰园。

  他十分确信自己刚才的声音很轻,但梁现这样一说,他却开始怀疑了。

  他们站在那里多久?

  又听到了什么?

  “朋友打电话来,那边太吵了听不清楚,”梁进宇解释了一句,他往明姒那看了眼,笑道,“明小姐今晚很漂亮。”

  说起来,最初的时候,梁进宇是想过要接近明姒的。

  她跟梁现领了证又怎么样?

  只要消息没对外宣布,都还有翻盘的可能。

  那两人不过是虚虚一个名头,而他若是能在明姒身上得手,即便明正渊再不愿意,为了压下丑闻也只能放弃梁现选择他。

  有了明家做依仗,还怕斗不过梁现么?

  但梁进宇很快就发现,他的设想太过美好。

  明姒身边二十四小时都有保镖寸步不离地守着,还不止一个两个,她也不是那种好骗的傻白甜,制造偶遇让她动心之类的,更是行不通。

  “是吗?”明姒闻言甜甜一笑,右手绕住梁现的手臂,营造住更加亲密的姿态,“他也这么说呢。”

  她靠近的时候,带来一股淡淡的馨香。

  虽然不合时宜,但见明姒忽然开始认认真真地飙戏,梁现还是有点儿想笑。

  梁进宇看了两人一眼,想起刚才在席间听见的议论,说梁家这位大少爷和明家那位大小姐真是一双郎才女貌的璧人。

  那时候,明姒刚好经过他的身旁。

  的确是很漂亮,脸蛋身材气质,无一不是万里挑一,整个平城怕是都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女人。

  只是,漂亮的女人也好,京弘偌大的家业也好,都不属于他。

  或者说,本可以属于他。

  为什么不可以呢?

  梁现在十三岁那年,就因为母亲的去世跟梁家彻底闹僵,梁治宏气得发抖指着大门让他滚,他只是冷淡瞥了眼,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自那之后十多年,一直没有回来住过。

  梁进宇那时候就觉得,梁家这对亲父子的性格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像,都如出一辙的倔强倨傲,谁也不会低头。

  事实也正是如此。

  梁现离开以后,梁家成了温馨和谐的三口之家,梁进宇开始真正把梁治宏当作父亲。

  他那时不过十三岁,何尝不想拥有父爱?

  梁治宏爷对他不赖,甚至看起来比对梁现还要好。

  梁现高中毕业出国,梁治宏眉头都不皱一下;而他试探性地提出自己也想出去时,梁治宏却说,你留下来,早点开始帮我打理公司。

  于是,梁进宇在集团中一路高歌猛进,在人人艳羡的目光下,坐上了副总裁的位置。

  再往前一步,似乎整个京弘都唾手可得。

  然而实际上,他跟那个位子之间,隔了一道宽有万丈、无法逾越的血缘。

  也许是遭受了打击心灰意冷,也许是喝了些酒再难以维持表面的平和,也许是梁现这个人的存在,就让人不满跟嫉妒。

  梁进宇的心中瞬时横生出无数根冰冷的刺,密密麻麻的恶意作祟,让他慢慢地发出了这样一声感慨:“你们如今这么幸福,梁现,要是你妈妈能看到,应该死而无憾了吧。”

  话音落下的瞬间,明姒明显感觉到梁现的身形一僵。

  她心里顿时有一股火突突往上蹿,气到想立刻上去跟梁进宇打一架,“梁进宇,你会说人话么?!不会说就闭上你那张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谁不知道梁现的妈妈是因为梁治宏出轨郁郁而终?

  他一个小三的儿子,在这种时候提起梁现的妈妈,根本就是故意!

  梁进宇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立即后悔了。

  倒不是觉得自己说的过分,而是在他搞垮京弘之前,跟梁现正面树敌百害而无一利。

  但要他立刻道歉,他也绝对拉不下这个脸。

  半晌,梁进宇握了握拳,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他不能再失态下去了。

  明姒却压根不打算放过他,踩着高跟鞋就要往前走,下一秒,她的手臂被梁现拉住,整个人被轻轻拽了回来。

  “你别拉着我!”明姒穿着优雅的晚礼裙,也并不妨碍她此刻只想上前好好骂梁进宇一顿,“你看看他说的是什么?根本就是故意刺激你,你难道一点也不生气?!”

  梁现怎么会不生气。

  没人知道他那时牙关已经咬紧,拳头下一秒就能砸在梁进宇的脸上。

  但在听到明姒的声音之后,他莫名的,慢慢冷静下来了。

  现在更是,她气成这样,他怎么可能放手让她追上去。

  跟梁进宇的明争暗斗,交给他一个人就好。

  “跟那种人吵架只是浪费时间,吵赢了也不代表什么,”梁现弯下腰,双手轻轻扶住她的手臂,声线有点儿低,“我会收拾他,不要气坏自己。”

  明姒别过头去,不跟他对视,“但是他……”

  她这句话没有说完,泪珠已经先滚下来了。

  她也说不上为什么,情绪上来得很突然。

  可能是因为替梁现委屈,可能是因为没骂过瘾,越想越气,也可能是因为刚才梁进宇那句话,让她想到了初二那年,瓢泼大雨中,层层叠叠的黑伞,还有墓碑前,漠然没有表情的梁现。

  梁现很怕她哭,看她的眼泪一直往下掉,下意识地伸手,指腹轻轻蹭掉她的泪水,却越来越多。

  他的心脏也忽然间变得又酸又软,无所适从。

  “我才没哭,是他太气人了。”明姒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但就是控制不住,“你保证要好好收拾他。”

  “嗯,我保证,”梁现伸出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不哭了。”

  明姒吸了口气,轻轻地“嗯”了声,过了会儿说,“那你也不许伤心。”

  梁现顿了片刻,低声道,“我没有伤心。”

  “你骗人。”

  他眼中的隐痛,连她都看出来了。

  “那这样,”梁现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不哭,我就不伤心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