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34章 3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34

  收到消息的那秒,明姒下意识看了眼手机上方的时间。

  01:13.

  这应该是她回国后为数不多的几次熬夜,没想到这么巧,成昱梁现也不约而同地做起了夜猫子。

  明姒拿起手机回复:「你不也没睡?」

  她简单整理了下工作台,出门关掉灯的刹那,手机屏幕亮起来。

  梁现:「睡不着」

  隔着屏幕看不出他的语气和表情,明姒全凭自己揣测,边走边打字:「怎么,有心事啊?」

  她刚点了“发送”,眼前忽然闪过一道雪亮刺目的电光,紧接着耳边炸开一声惊雷,“轰隆——”

  瓢泼的大雨落下来。

  明姒完全没防备,被吓得尖叫了声,差点站不稳。半晌后,她捂住砰砰乱跳的心脏,依然心有余悸。

  居然下雨了。

  这场雷雨来势很急,水珠接二连三地砸在玻璃窗上,形成一片滂沱的雨膜,不断被打碎,又流动着交织成片。

  平城的夏末,多的就是这样的雨。

  不过走出几步,又是一声毫无预兆的闷雷。

  明姒眼皮跳了下,强忍住那种头皮炸开的惊悚感,快步下了楼。她关上卧室的门,躺在床上缓了会儿,才想起摸出微信来看。

  梁现的消息在三分钟之前:「没有」

  下面还有一条:「打雷了,怕不怕?」

  明姒小时候特别害怕打雷,能吓到四处乱躲的那种。

  在海岛疗养院的那次,恰逢难得一遇的雷雨天。

  保姆找遍了整栋别墅也没能把明姒找到,神色惊慌地来报告,成昱一听就快急哭了,最后是梁现在衣帽间找到的她。

  那时候明姒蜷在角落装饰用的编织竹筐里,缩成小小一团,两只手紧紧捂住耳朵。

  她穿着吊带的睡裙,露出胳膊,闪电从窗外划过的时候,皮肤上像是覆了层雪。

  ……

  她有一会儿没回复,梁现又发了条:「明姒?」

  明姒翻了个身,这才一字一句地打上:「你以为我三岁吗?」

  梁现轻笑了下:「你那时候应该是六岁?」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明姒那么胆小,听到个雷声,脑袋就几乎埋到了膝盖,小鸵鸟似的。

  看见闪电划过,他拍拍肩提醒她注意,“要打雷了。”

  明姒却像吓了一跳,飞快从身旁抽出条彩色的披肩,一下子罩住了脑袋,好像这样就能听不见似的。

  六岁……

  明姒当然也想起来,他说的是那场暴雨。

  那次她只想快快跑开,胡乱从柜子里扯了条披肩当被子,就躲进了竹筐里,大概是太怕了,连旁人找她也没听见。

  直到隔着披肩,有一双手捂住了她的耳朵,几乎与此同时,刺耳的雷声炸开,她轻轻/颤了下,大概是注意力被分散的缘故,觉得这声雷的威力,弱了不少。

  ……

  雷声是她的童年阴影,她当然不会忘。

  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梁现居然还记得。

  明姒单手托腮,咬唇思索。

  记忆忽然有些模糊——梁现是一直这样,还是和解了之后才对她变得友善的?

  她觉得应该是后者。

  不然,他们也不会互别苗头那么多年。

  不过既然和解了,有些问题就不是很重要。

  她还是很大度的。

  明姒一只手酸了,换了只手托腮,用左手慢慢敲字:「不许提我黑历史,赶紧睡觉」

  那也算黑历史?

  不过时间已经很晚,梁现便没有和她说下去,只看似妥协道:「嗯,不提」

  他发完这一行,回身靠着窗,床尾的矮脚凳在视野里被拉宽、变长,渐渐扭曲成了记忆里那只浅色竹篾筐。

  今晚失眠是个意外,大概是他从无意中发现自己脸颊上有道浅浅的口红/痕/迹开始的。

  继而想到,怪不得在影厅里,明姒好几次认认真真地端详着他的脸侧,好像想说什么,却在每一次他露出询问目光的时候,若无其事地说没有。

  她还挺坏。

  梁现轻勾了下唇角,抬手想蹭掉那道口红,手却不知怎的顿在了半空。

  他想起小时候,很多长辈看他跟明姒吵架,反而喜欢开他们的玩笑,逗他说,以后长大了娶明姒好不好。

  他一概说不好。

  那会儿梁现虽然小,但也有初初成型的审美观。

  他打心底里觉得,像明姒这样的小女生,骄纵又任性,对谁都有小脾气,还喜欢把小男生指挥得团团转,跟他一点也不对付。

  谁知这么多年过去,当初那些长辈一语成谶,他却好像成了小男生里的一员,不知不觉就习惯了顺着她。

  ---

  晚七点,平城嘉里酒店门口,长长的红地毯一路蜿蜒铺至宽敞洁净的大理石台阶脚下。

  媒体人员肩扛长/枪/短/炮严阵以待,闪光灯片刻不歇。

  “记住,一定要抓紧时间拍!过了红毯我们没邀请函就进不去了!”

  “拍清楚点!记住人物放大放大!”

  “镜头换了没?赶紧检查!”

  “来了没有啊?”

  “……”

  终于,在众人翘首以盼的目光中,一辆黑色的加长版宾利缓缓驶入视野。

  车子分毫不差地停在红毯的起点,门童倾身上前打开车门,霎那间,无数闪光灯此起彼伏地亮起,照得夜空几乎如同白昼。

  “太夸张了,我要瞎了。”实习小记者被人潮挤得踉跄几步,艰难地开口,“我还没有看见他们长什么样!”

  “你的相机看见了就行,”资历老一点儿的那个说,“你以为我看清了吗?”

  实习记者挡开一个挤过来的同行,从夹缝里伸出手去胡乱拍了一通,拿回来检查了眼,发现全是高糊图,没一张能用的,顿时泄气。

  这架势,比她追星的时候还要疯狂。

  而这短暂的时间,订婚宴男女主角的身影已经快走至眼前。

  在人群的夹缝中晃眼看去,只觉得那男人身量颀长,女人气质明艳,让人禁不住想一探究竟。

  实习小记者追星狗的本质瞬间暴露,果断选择了先饱眼福。

  她把相机护在胸前,专心开辟道路,终于越过重重阻碍挤到前排,继而嘴巴张成了个小小的“O”字——

  怎么会有这么绝配的两个人!

  那位传说中的梁家大少爷颜值也太高了点吧,这真的是电影公司的总裁而不是大明星本人吗?

  看那宽肩,窄腰,长腿,一身定制西服衬得人精英气质尽显,而偏生眉目英俊散漫,潇洒又典雅的气质,好似浑然天成。

  而那位明家大小姐,一头绸缎似的长发烫了卷儿挽在一侧,露出白皙的脖颈,戴的那是……梵克雅宝的满钻项链?还是什么高级定制款?

  实习小记者看不出确切的牌子,视线往上移,恰好看见大小姐露出一丝礼貌的微笑。

  她是明艳且张扬的长相,初见第一眼,便给人骄傲不易接近的印象,但这会儿笑起来眉眼微弯,红唇挑高,眼下两道浅浅卧蚕,就很甜。

  他们站在一起,怎么说呢,彼此之间那种势均力敌的气场真的好绝!

  实习小记者艳羡地目送着两个人远去,又禁不住流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

  ---

  这次的订婚典礼着实是大手笔,京弘和明氏几乎邀请了整个平城商政界重要的人物,以及国外合作伙伴,统一由私人VIP通道入场。

  而接下来走红毯的,则是京弘影业旗下的明星和艺人。各路顶级流量小花流水似的从眼前经过,守在外面的时尚媒体又迎来了一波狂欢。

  能拿到邀请函进入订婚宴主会场的,都是平城排得上号的老牌媒体。

  他们就比较专业和矜持,有人在调整角度拍摄,有人带了电脑,已经开始噼里啪啦地敲字。

  订婚典礼的流程走得很快,明姒挽着梁现的手臂登上舞台,在长辈的介绍下摆出甜蜜姿态,任由闪光灯肆意闪耀。

  之后便是京弘就近期与明家展开的合作作一些简要的讲述,与他们无关。

  明姒进了VIP休息室,径自在沙发上坐下,梁现反手关上门,迈步过来。

  她轻轻扯了扯唇角,又收住,像在放松面部肌肉,“我都要笑僵了。”

  梁现弯腰从小冰箱里拿出两瓶矿泉水,闻言挑了下眉,“你不笑不就得了?”

  “那怎么行,”明姒放下手里的小镜子看他,一副“你怎么懂”的模样,“拍出来的照片多不好看。”

  小孔雀无论何时,偶像包袱都是最重的。

  梁现勾唇笑了下,把其中一瓶矿泉水递给她,“喝不喝?”

  “算了,我涂着口红呢。”明姒又举起小镜子照了照。她对今天的私人化妆师很满意,琢磨着之后找人留个联系方式。

  余光里,矿泉水瓶的盖子被打开递过来,瓶口还斜斜插着一支吸管。

  明姒一愣,下意识伸手接过,咬着吸管喝了一口。

  梁现收回手,松松倚在她面前不远处的酒柜上。

  他今晚穿的是黑色西装,配柔白色衬衣,黑色领带系成温莎结,较往日正式不少,然而身上那种优越贵公子的气质却分毫未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场合特殊,明姒此刻看他,总有些陌生的感觉。

  飘飘浮浮的,脚像踩在空中。

  不是没在脑海里设想过这一天——初初回国那会儿,明姒酝酿了一百单八种找茬的方式,预备在订婚典礼上一一实践。

  没想到不过短短小半年,她跟梁现竟然已经可以这么心平气和地,共同面对两人结为连理的事实。

  明姒放下矿泉水瓶,目光不经意扫过自己的左手中指。

  那里戴着一枚订婚戒指,HarryWinston的定制款,粉色oval椭圆形钻戒,净度IF,连主钻都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叫做“Pride”。

  送到手的那一天,她试戴了下,觉得很漂亮,想拍照给梁现看看,又觉得怪怪的,于是作罢。

  要么现在邀请他欣赏一下?

  梁现见她盯着戒指半晌不语,似乎有点儿纠结的模样,顿了片刻,还是迈步走过来,弯下腰看她,“怎么,后悔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