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喵喵小说网 > 我见玫瑰 > 第30章 3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喵喵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30

  故意你个头!

  她是那种人吗?

  明姒坐在车里,回想起十几分钟前的那一幕,觉得自己当时没把勺子怼在他脸上一定是因为脾气太好了。

  这会儿两人并排而坐,明姒环着手臂一言不发,梁现把人惹毛了一时半会儿也没来哄,气氛就这么僵着。

  偏生成昱在这时候打来电话,一开口就喜气洋洋的,“喂,明姒,昨天睡得好吗?”

  他嗓门大,不用扩音也听得一清二楚,梁现侧眸瞥了眼,觉得此人怕是撞在了枪口上。

  明姒冷笑,慢条斯理地抚了抚裙摆,“我睡得挺好啊。”

  “是吗,那就好!”成昱是个听不出反话的,闻言便美滋滋地往下说了,“那你今天要来我家吗?我姑妈请了个日本厨师来做那个什么喜什么鱼……名字怪拗口的,但是据说很好吃。”

  “哦对了你给现哥打个电话,要是有空你俩一起过来呗。”

  明姒宿醉过后毫无胃口,对他口中的鱼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现哥”这两个字,倒是成功地激发了她的战斗欲。

  她先是干脆利落地拒绝,“我不来了。”

  然后一字一顿地划清界线,“昱昱你记住,以后这种场合,有我没他,有他就没我。”

  说完,还挑衅地往梁现身上看了眼,就差高贵冷艳地“哼”一声了。

  梁现:“……”

  看来因为那句玩笑话,她气得不轻。

  “不是…为什么啊,”成昱迷茫了,“你们昨晚打架了?”

  “……”

  明姒沉默片刻,刚想说他们之间倒也没这么暴力,忽然心念一动,干脆顺着他的话“嗯”了一声。

  梁现听到这里觉得不对劲,侧了下眸。

  明姒朝他翘了下唇角,又握着手机,用一种十分无辜的语气展开了叙述,“我昨晚上不是喝醉了么。”

  成昱点点头应和,“是啊,现哥送你回的家。”

  “回什么家呀,我今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家门外的花丛里。”

  成昱震惊了,“什么!”

  明姒想了下,补充道,“浑身都是泥你知道吧,特别脏——而且我打电话问梁现,你猜他怎么回答?”

  “怎么回答?”

  “他说公司有事走得急,就随便找了个地方把我给扔下了。”明姒一只手撑着车内置物架,强行把翘起的唇角压下去,叹着气摇摇头,“你说他怎么能这样呢,一点儿也不考虑人家的安全问题。”

  “简直太过分了!!”成昱听着就感觉要炸了,“明姒你等着啊,我这就打电话骂他去!!”

  挂了电话,明姒俨然一副获胜者姿态,朝梁现得意地晃了晃手机。

  看他下次还敢不敢随口污蔑她。

  小孔雀明摆着生气给他看,不哄是不行的,梁现刚要开口,就接到了成昱的电话。

  “现哥你怎么可以把明姒扔在花丛里呢!万一被坏人捡走怎么办!我真是看错你了!”成昱一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叨,看来说要去骂他并不是说说而已,“你跟明姒关系再怎么不好,也不能这样对人家,而且她还是你老婆呢!渣男!”

  梁现还没开口,就让这兜头来的“渣男”两个字骂得哑口无言,旁边明姒早就憋不住笑,眼角眉梢都写着幸灾乐祸。

  他不知怎的也勾了下唇角,随即回过神来,靠着车座轻嗤了声,“你还真信?”

  “不是,这有什么骗人的必要吗?”成昱想都不想,语气里还有一股子严肃,“现哥你是不是想狡辩?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渣呢!”

  梁现:“……”

  他的耐心为数不多,且还要看对谁,面对一根筋到底的成昱,就直接开了扩音,“来,你听听她在哪儿。”

  明姒止住笑,不出声儿了。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来反转,成昱是真的生气了,“现哥!”

  梁现看了明姒一眼,轻轻“啧”了声,“成昱,你仔细想想,以明姒的性格,如果我真把她丢在花丛里,她能不发脾气吗?还能用刚才那样的语气说话?”

  这是说她脾气差?

  明姒瞪他。

  梁现轻笑了下,眼神柔和下来,刚想要说什么,下一秒成昱就不由分说地朝电话里“呸”了一声,十分气愤道,“你不要找借口了,明姒肯定是因为太委屈所以顾不上发脾气!再说昨天夜里那么冷,她不发脾气,也可能是因为冻呆了!”

  梁现:“……”

  他没忍住,偏过头,喉间溢出一声低笑。

  明姒:“……”

  很好,她的记仇名单上又多了一个。

  ---

  黑色的宾利驶入水云湾,刚在17号别墅门前停稳,明姒就拉开门径自下了车,连说话的机会也没给梁现留。

  在他家度过的这十几个小时堪称她的人生滑铁卢,明姒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快快抛到脑后,连带着把梁现这个人也从记忆里叉掉,想都不要去想。

  一到家,她就约了美容师上门,然后换掉衣服,整个人泡进滴了山茶花精油的浴缸中阖上眼皮放松。

  约莫是神经松懈的缘故,原本被她刻意压抑的记忆这会儿纷纷上涌,颠来倒去地在脑海里重演。

  更绝的是,每一遍都还有不同的尬点,搞得她时而尴尬时而羞愤,把浴缸里的水踢得哗哗作响,最后气愤地揪了下水里的橡皮小黄鸭——

  梁现这个人可真是太狗了,难道他没有跟女孩子过过夜,不知道仙女睡前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就是卸妆吗!

  小黄鸭“嘎”地一声,发出了认同的声音。

  ---

  “我怀疑你在故意炫耀,”林奚珈凑上来,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遍明姒的脸,还伸手戳了戳,“你这皮肤,嫩得都能掐出水来了,哪里受损了?”

  西郊嘉里酒店的VIP私人温泉池内,明姒靠在池壁阖着眼小憩,闻言一骨碌坐了起来,额头上敷的热毛巾“扑通”一声掉进水里,“我养了好两天呢,当然恢复了。再说这是关键吗?关键是……”

  “知道了知道了,关键在于他一点不会照顾人,嘴巴还特别坏,要污蔑你!”林奚珈连忙接茬,这才止住了这位大小姐循环播放的碎碎念。

  她上个月作为跟组编剧去了南城,和明姒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结果刚下飞机连家也没回,就被人拖来泡温泉。

  来了才知道,泡温泉不过是个幌子,听明姒发表diss梁现小论文才是正题。

  “就是。”明姒从池子里捡起毛巾,随手搭在一边。

  她这声应得其实有点儿虚。

  毕竟她在跟林奚珈转述的时候稍微润色了下,对摸喉结这事儿只字未提。

  “不过话说回来,你也不能对直男要求太高,说不定他根本没分辨出你化没化妆呢,”林奚珈说,“就我们剧组里那个新来的场务,第一天上班就把女演员的双眼皮贴给揪下来了。”

  明姒“噗”地笑出声来,“还有这种人?”

  她这会儿素着脸,却跟化了妆无异,泡在温泉水中,脸蛋白皙清透,是真正的肤如凝脂,明艳动人。

  什么叫天生丽质?

  这就是。

  林奚珈忽然很好奇,“姒姒,你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啊?”

  两人是高一下半学期才认识的,林奚珈却早早地听过明姒的传闻,今天说哪个班的班草折在了她手里,明天又说她拒绝了校外的某个富二代。

  后来隔着人群远远地看过她几眼,只觉得容貌出色,气质冷淡,像玫瑰,漂亮又有种生人勿近的高傲。

  明姒屈起膝盖托着腮,不知在想什么,“这个问题重要吗?”

  “也对,你要结婚了,喜欢谁也不能婚内出轨,”林奚珈勾过服务员刚才送来的木制托盘,拿了枚鸡蛋,“不过你这要结婚的人,跟我这单身狗也没两样。”

  明姒回国以后,日子还是一样得潇洒,平时除了听她说跟成昱梁现那几个聚会,身边也没别的男人。

  导致林奚珈经常忘记她快结婚的事。

  木制托盘漂浮着从眼前离开,在池面晃荡出一条水线。

  明姒盯着看了片刻,想起来了,自己好像还有个事儿没跟林奚珈交代。

  起先是难以启齿,后来是觉得这么重要的事应该面谈,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那什么,我有件事忘了告诉你,”她轻咳了一声,“你下礼拜天有空么?”

  林奚珈想了下,“应该大概也许有?怎么了?”

  她这种一周只坐三天班的小编剧,除了跟组,剩余时间都是在家里写集数,没什么周末的概念。

  冷不丁要她说有没有空,还真不能确定。

  明姒往池边挪了两步,尽量平静道,“我要订个婚。”

  她语气太平淡,就像说自己要去买个包一样,以至于林奚珈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订婚??”

  “嗯,”明姒点头,“其实证已经领了,就差个仪式,结婚可能得等明年。”

  大概是因为之前有过在柯礼杰和成昱面前掉马的经验,她觉得这事儿也不是那么难以启齿,一闭眼就过去了。

  所以语气还比较淡定。

  林奚珈可就懵逼了,“不是,你什么时候瞒着我领的证?我们牡丹姐妹花的友谊之路就这样走到尽头了?”

  她是知道明姒要结婚的事,也用“你老公”来称呼过明姒的未婚夫,但是万万没想到,明姒居然悄不声儿地就把证给领了!

  而她现在还不知道那个男的是谁!

  林奚珈越想越气,声调突的拔高,“那男的是谁?哪个狗男人?”

  “……”明姒难得地不太敢说话。

  她瞥见浮木托盘上有两杯清酒,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拿,谁知林奚珈愤怒的小火苗已经燃得高高的,一把拽住小木盘的边边,“不许动,先交代完再喝!”

  明姒干脆顺势把小木盘往她那边推了推,“你先喝一点。”

  到底是这么多年的好闺蜜,林奚珈一下就get到了,“你怕我接受不了?”

  “哼,我林奚珈好歹也写了几年剧本了,什么世面没见过,什么脑洞没开过?”林奚珈把手里的鸡蛋往木托盘上一扔,“你就算要嫁给英国王子我都不稀奇,还不速速交代那个狗男人的名字。”

  过了五秒钟,守在外面的服务人员就听见温泉池内传来了一道无比震惊的声音:

  “卧槽???梁现???”

  ---

  明姒跟林奚珈的友谊,是以一场齐心协力的对外撕逼开始的。

  当时明姒穿着附中的校服,环着手臂趾高气昂训斥人的大小姐模样,给林奚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她从小性子自卑温吞,那时候受了欺负也学不会骂回去,打心底里向往明姒这种强势的性格,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把这位大小姐叨叨得说不出话来。

  “我不是气别的,我是气你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在你心里不重要了!”

  “你今天还叫我来骂梁现,根本就是把狗骗进来杀!”

  前面几句明姒只能躺平任嘲,到后面这句她就躺不住了,哗啦一下从池子里坐起来,“说得好像我愿意嫁给他一样!还不是明正渊拿我卖钱!”

  “……”林奚珈张了张嘴巴,末了想想也是这么回事,目光就转为了同情,“唉……”

  两人半晌没说话,明姒将脸藏进水面,只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

  林奚珈突然“哎”了一声,眼里好像会发光。

  明姒从水里出来,“怎么了?”

  “这像不像我说的那个‘欢喜冤家’发展套路?”林奚珈可能还真的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就以想象力丰富的脑子接受了这个现实,兴致勃勃道,“其实梁现长得挺帅的,家里又有钱,跟你从小到大的还这么了解……”

  “打住,”明姒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他给了你多少钱你这么昧着良心夸他?”

  虽然在申城那晚,她也曾经这么想过。

  不过,现在才绝对绝对绝对不要承认。

  梁现就是个狗男人。

  后来两人的话题就聊到了别处,林奚珈接受完现实之后感慨了一番,又拉出高中的几件事说了说,转而说起了最近剧组里的八卦和苦逼日常。

  “……那儿就一个电影院,坐车得三十分钟才到,不过还挺高级的,3D、IMAX、4D都有。”

  “我这一个月,就看过那一场电影,”林奚珈竖起一根手指,“《热海》,4D。”

  《热海》是最近上映的一部院线大片,讲述的是一场暴风海难,据说剧情特别精彩,画面特别刺激。

  明姒本来就觉得4D是个反人类的科技,更何况灾难片……

  果不其然,下一秒林奚珈就悲伤地叹了口气,“我觉得自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顿打还是带滋水的那种你知道吗?”

  ---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明姒白天刚跟林奚珈讨论过电影,晚上,梁现就来约她了。

  这两天两人倒也不是毫无交流,起码梁现每天一遍的“明姒是仙女”从不缺席,不同的是,明姒往常还会回个表情给他,这两次都直接没理。

  是非常高调地在生气了。

  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今晚梁现在日行一夸的后边还跟了一句:「明晚请你看电影赔罪,行不行?」

  明姒知道,这是要跟她和好的信号。

  她刚想拿乔,忽然想起林奚珈的吐槽,于是心理也迅速转变。

  她抬指打上:「好,不过片子我来选,票由我来买」

  梁现轻挑了下眉,「那不是成了你请我?」

  明姒哼了声:「想的美,给我转账」

  过了会儿,梁现果然发了个红包过来。明姒点开收了钱,然后果断在app上买了两张《热海》的4D电影票。

  下单成功,她得意地翘了下唇角。,,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