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520小说网 > 劫天运 > 第五千三百五十四章:呼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520小说网] https://www.x520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哦?”这一下,尝剑君也不由露出了好奇的表情,我则是深吸一口气,很显然,李破晓又开始天剑老仙附身状态了,刚才那一招,其实非常重,已经把李破晓的意识打混,就如同之前我和他一战,也是类似这样的状态!

  一旦李破晓的意识变得薄弱,天剑老仙就会替他一战,这天剑老仙的实力就不用说了,天剑是他创造出来的,至于天剑十二篇是他随师而来,还是自我创作就不知道了,亦或者这天剑十二篇是从其师十三种变化中悟来也未可知!

  至少现在的李破晓不是之前的李破晓,或许这位天剑老仙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代替自己的师父报战败之仇也不可知!

  恍昔时随师觅知音,见君舞便知青云器。

  如回到了当年随同自己师父寻觅剑道知音,意味着天剑老仙记起了当年和女师父对战尝剑君。

  “无巧不巧……巧在青云上,你就是当年那个孩子……”尝剑君也忽然笑了起来,这确实太过意外了,谁也不会想到当年打赢天剑老仙师父的人就是尝剑君。

  看着李破晓剑气沸滚,竟在身边盘桓不散,还如同龙卷一般扩散上天空,所有人都感到了这一剑的恐怖,太华君和梦雪君也面面相觑,对这一次的意外感到错愕。

  “已是故人……子弟么……竟悲哀借身而存……叫人怎不心中嗟叹……”尝剑君罕见的叹了口气,似乎陷入了愁思之中。

  很快,他终于像是决定了什么,说道“罢了……一场好相识,即便是她儿子也好,师父也罢……我也送你于归路,寻她去吧……故人问剑兮……剑自负,逐梦……于云兮,云山倦……”

  尝剑君这一次的剑歌充满了一丝的怅然,无论是谁都能够听出来他的悲叹,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剑也出自于太华君,只不过又是一阵轻易的魔改,也不知道这本就是尝剑君所擅长,还是和太华君太过熟稔,所以已经对对方的剑歌了若指掌,所以能够熟能生巧,随意变通。

  不过,这样的剑法,以太华君的性格和剑意,能有联系么?

  尝剑君的剑法,或许已经到了随心所欲,信手拈来的地步了,这样的剑者,虽然一直处于醉酒的状态,但或许正是这样的心态,让他获得了随心所欲的能力!

  “砺天剑山中绝世尘,虚度日待我!灭!今!朝!天剑道!一剑虚度!”李破晓低声的吟唱却响彻青云,这一剑剑歌内种隐忍,外表霸道,内外结合可谓完美,那狂放爆发的剑势,是天剑老仙典型的攻击方式,和尝剑君由心而发的剑法可谓是两大极端!

  我看向了太华君和梦雪君,两位似乎难得的多了一分对尝剑君的同情,似乎很少见他这样的神情,恐怕这尝剑君和天剑老仙的师父有着一些别的过往了。

  当然,我也看出了这种悲伤里,却带着一抹很强的决意,送对方去归路这种话出自尝剑君之口,确实很让人感到意外。

  “漫漫我心兮……心怯怯,何处大道兮……愧我形,太仙道……大悲剑咒!”尝剑君最后一道剑歌也咏唱出来了,下一刻,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个蓝色的光阵,这湛蓝色的雷霆显而易见和刚才他凝聚而出的雷池大阵颜色一样!

  这是我惯用的手段,既是将前一首剑歌的剑气再次利用,而尝剑君显然也会这一手,甚至还不是从我这里学来的,否则不可能两首太华剑道的剑歌能够如此融洽的衔接!

  李破晓的剑气冲天而起,或者说这是天剑老仙知师败而奋力争先的剑气,他蓄势万载岁月,就是为了今日给自己的师父复仇。

  轰隆!

  天剑瞬间冲天而起,庞大的剑气就跟喷泉一般爆发而出,但这时候,天空大阵的一股牵制之力也跟下雨一般呼啸而下,淡淡雷雨低落的位置,雷霆一下子就捆缚住了天剑剑气无限膨胀!

  雷霆滋生,不断的狂奔,在大阵的控制下一圈圈的让其无法动弹,一个扩展,一个捆缚,其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大爆炸!

  轰隆!

  悲恸雷雨终究开花结果,尝剑君注定要堵死引爆天剑老仙的攻击!

  大爆炸中,整个光幕都晃动了起来,这早就准备好的剑歌引爆,无论是谁碰上都是一样的结果,尝剑君在爆炸的末端,李破晓则处于爆炸的核心区域,双方都难免承受剑歌的冲击,毕竟在剑歌范围中没有绝对的获利者,最后是看谁承受的伤害多一些罢了!

  李破晓彻底消失不见,而尝剑君在天空中俯览而下,双目中带着一抹悲凉,但很快悲凉转眼即逝,仿佛不曾出现在他的脸上,取而代之的是寻常的醉态。

  “破晓大哥!”璃玉霜一时间担忧之极,立刻就要冲入赛场去找李破晓,但梦雪君伸出手就拦住了她“他没事,或者说,已经完全没事了。”

  璃玉霜一脸莫名其妙,而太华君连忙说道“尝剑君替他封印了故人之徒的脉络,就不知道你那破晓大哥是怎么招惹上了对方?”

  “我……我也不知道……难道是那把很大的剑么?”璃玉霜有些感到意外。

  “是大天剑,他吞噬了这把天剑的符文印记,成了天剑剑灵,所以能够使用天剑十二篇,或许也就是尝剑君所说的十三种变化。”我说道。

  “十二篇?怪不得只有十二种变化。”太华君恍然说道。

  “不知道这十二种变化之外的一种变化,和这十二种变化有何不同?”我旁敲侧击的问道。

  “嘿嘿……你小子……想要知道这第十三种……变……变化……”尝剑君这时候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光幕,看我一脸期待,他眯着眼睛说道“其实知道也没用……那种变化……是她独有,若是弟子不会……就别说其他谁会了……”

  我不免瞠目结舌,而太华君则解释道“小友恐怕是误会了,即便是尝剑君,也有摸不到的底牌,所有剑法也并非看一眼就学的全……”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